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K莫】民以食为天(三)

*AU!!律师!KO/医生!郝眉

*因为剧里KO那身黑西装太好看,想看制服禁欲系是怎么拿下萌医生的

*看上去是个很正经的设定,但是看名字就知道其实是吃货谈恋爱

 

KO的房子就在A大里面的小区里,是个简单的两居室,房子的装修风格就和他本人一样,简明干练。KO要郝眉把买来的食材放在厨房的料理台上,就让他去客厅坐着,还附赠了一整套茶水服务。

但是郝眉是个闲不住的,端着杯子倚在厨房门口,笑嘻嘻地看着KO在厨房忙活,和KO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还真别说,看着KO围着围裙,穿着白衬衣在厨房做菜,也是很赏心悦目的一件事。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你自独成一道风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其实郝眉也不是什么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哥儿,他也会弄一两道菜,但是做菜讲究的是“色香味”,他的菜最多味道上过得去,于半珊曾经这样评论过他的菜——“吃不死人真真是极好的”,其实他们都是半斤八两。再说身为医生,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把菜弄熟了,其余的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毕竟他的目的只是填饱肚子而已。

等到最后一道菜油焖大虾出锅,郝眉已经按耐不住肚子里的馋虫,自己屁颠屁颠地把菜端上了桌。屁股刚一沾到椅子准备伸手,就被KO拍了一下,“洗手。”

“哦。”郝眉晃了一下脑袋,做了个无辜的表情,但还是乖乖去洗了手。

午餐很丰盛,毕竟都是经KO的手挑选的食材,郝眉夹了一块酸辣鱼放进嘴里,发现和那些餐馆里厨师烧出来的菜相比,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不出来,你居然这么会烧菜,”郝眉这次吃得也是不客气了,“难道每天你都在钻研食谱吗?”

“没有,烧菜以前是谋生的技能,现在是兴趣。”KO一边说一边还夹了一只虾子放到郝眉的碗里。

“啊?你以前做过厨子?”郝眉瞪大了眼。

“大学时为了赚生活费,到处打工,就跟着师傅学了这些。”KO的语气有了一丝落寞。

“哦,”郝眉下意识点了点头,一股钦佩之情油然而生,于是他放下筷子,抱了个拳,“那你也是相当厉害了,小生佩服。”

KO微笑了一下,也没有接话,只是默默吃菜。

一顿饭下来,郝眉很是满足,但是突然又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拍大腿,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收获了KO一个疑惑的表情。

“这次又算是你请我吃饭了!明明之前说好的是我请你呀!”郝眉的眉心都纠结出褶子了。

“没事,你下次请回来就行。”KO好笑地摇了摇头,抬手就开始收拾碗筷。

郝眉心中一动,殷勤道,“放着我来!我来洗碗吧。”

“不用。”KO继续码放碗筷。

“诶,你放心,我洗碗还是会的。”郝眉拍着胸脯保证。

“真不用,”KO的眼神中带了点无奈,“我有洗碗机。”

“哦……”郝眉又坐回椅子上,思考着人生难题——为什么在KO面前,自己显得如此四体不勤呢?

KO把碗筷放进洗碗机,郝眉吃着KO准备的饭后水果,调侃道,“KO,你这么贤惠,以后要是找个老婆,她还不得幸福地昏过去。”

“我连女友都没有。”KO收拾完,将卷上去的袖子放下来,把扣子扣得规规矩矩的。

“难道没人追?”郝眉咬着水果叉,想了想自己都笑了,“不可能吧,你条件这么好。”

“只是没遇到对的人。”KO低眸,刚刚好直视郝眉的双眼。

“呃……”郝眉不知怎的,被KO这么一看,大脑放空了三秒,眨了眨眼才回了神,伸出一根手指,“对,缘分很重要。”

KO收回眼神,捞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我下午没课,城西那边新开了一家甜品店,去吗?”

郝眉一听,“咻”的一下站了起来,忙不迭道,“去去去!”

整个下午,郝眉都觉得自己就像在梦里,KO简直就是活体的美食推荐APP,哪家店好吃,哪间店出了什么新品,他都了如指掌。

晚餐是在一家面馆里解决的,这家的面劲道弹牙,汤头讲究,平时生意也很火爆,郝眉来过几次都因为没有座位而作罢。但是这次出乎郝眉意料的是,KO预订到了这家店的位置。

“哎,你也太神通广大了吧,我一直都预定不到这里的座位。”郝眉戳着碗里的面,更加觉得KO这种朋友交得值了。

“没什么,我之前这里帮老板打赢过官司。”KO将面条夹起来,却丝毫没有汤汁溅出来。

郝眉手中的筷子一顿,感叹道,“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没有对象了。”

“什么?”

“你太优秀了,高攀不起。”郝眉一本正经说道。

KO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手机铃声打断了。

郝眉看着KO说了几句,脸色变得很严肃,一直等到KO挂了电话才开口,“怎么啦?”

“事务所那边的事,要我现在过去,”KO把手机放回口袋里,身子略微前倾,“你吃完自己回家,可以吗?”

“没事没事,工作第一。”郝眉也经常遇到一个电话就要走人的情况,毕竟工作需要嘛,他也习惯了。

KO点了点头,拎着公务包就走了。

郝眉看着KO碗里基本没动的面,心想要贯彻落实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呀,就毫无心理压力的一人吃了两人的份。结果在买单的时候,服务员却告诉他已经有人结账了,郝眉抓了抓头发,有点苦恼,“嘿,你说我就还不了这人情了是吗?”

休假完毕后的日子依旧忙碌,郝眉依旧是忙忙碌碌,倒也充实,而且KO也有个官司接了下来,两个人平时也只能在微信上聊聊。

这天KO刚放下手里的材料,揉了揉眉心,其实就是个不大不小的财产纠纷案,当时委托人那么火急火燎地给他打电话,弄得他以为是什么人命关天的大事,要不是他和委托人有点交情,他还真不想趟这趟浑水。

看了一下时间,晚上七点了,KO算了一下日子,也有半个月没见郝眉了,今天应该是他上日班的时候,怕他耽误了吃晚饭,便伸手拿起手机,给郝眉打个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喂?”

不是郝眉的声音,KO挑了下眉,“你是?”

“你是郝眉的朋友吧?我是他同事,他在输液室,手机落办公室了。”

“他在加班?”

“也不是,应该是吃坏了东西,急性肠胃炎,正挂水呢。”

“好的,谢谢。”

“诶,没事……”

挂了电话,他也懒得看桌子上的文件了,拿起车钥匙就出了门。

KO到医院输液室的时候,郝眉正挂着水哼哼,他还穿着那身白大褂,脸色苍白地躺在椅子上。

“KO,你怎么来了?”一见KO来了,郝眉也很惊讶。

“听说你病了,”KO看了一下输液袋,看上去还需要些时间才会掉完,“好些了吗?”

“没啥,就是急性肠胃炎,打个针吃点药就好了,”郝眉歪着头看了一下输液室的情况,有些不好意思,“你看这里都是病人,也没你坐的地方。”

KO一手插在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直接就盖在了郝眉的额头上,“你在发烧。”

“还好,常见症状。”郝眉撅了一下嘴,大概是胃里翻腾的难受,也不想多说话。

“吃饭了吗?”KO收回手,直接坐在了椅子的扶手上。

“哪有时间呀,再说也吃不下……”郝眉一听到吃,彻底泄气了。

“待会打完针,我送你回去。”

“哦……”

不过和郝眉理解的“送你回去”完全不一样,KO不止把他送回了家,还顺道买了点山楂,给他煮了一碗稀粥。郝眉虽然胃里还是难受,但是缓解了很多,再加上的确没怎么吃东西,又累又饿,一碗粥下肚,迷迷糊糊地就睡了。

第二天被闹钟叫醒的时候,郝眉还有点懵,盯着天花板看了半晌,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糟糕!他好像还记得最后的记忆是KO还在他家啊?赶忙翻身下床,拖鞋也没来得及穿就冲出了卧室,却发现屋子里早就没人了,郝眉动了动鼻子,喃喃道,“什么香味?”

正巧这个时候,手机提示他有一条微信聊天信息,他打开一看,是KO发过来的,“我还有事,先走了,厨房里有给你准备的粥,记得吃。”

诶?原来他还真守了自己一晚上啊……

TBC

大半夜硬把自己写饿了。。。没有储备粮好痛苦QAQ

评论 ( 6 )
热度 ( 178 )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