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百日K莫第七十四日】半杯咖啡(上)

*奇幻AU

*不到位的意识流

*私设如山

*如果有心理学的bug,都是我的锅


1、盒子和虚空

郝眉从意识最深处醒来,在一个密闭的玻璃盒子里。别说,这个盒子还挺别致,他伸手抚上那一圈黑色的纹路,指腹上传来的凹凸感十分明显——过于明显了,带着点刺痛。

盒子下面什么也没有,如果说黑洞洞的深渊也能被称为东西的话,那也不算什么也没有。啊,对了,至少还有光,虽然仅限于他的上方,一圈光晕投下,在盒子边缘又消失,只留下一个黑白分明的界限。

郝眉扭动了一下身子,逼仄的空间实在叫人不舒服,这个透明的牢笼只够他刚刚好蹲坐着。

他伸手敲了敲玻璃,发出“咚咚”的声响。

没有缝隙,而他也没有出去的工具。

“好吧,”郝眉喃喃自语,他抬头,看向盒子上方的光源,“虽然我不想这么做,但是我必须出去。”

“四月二十二日,”郝眉朝着虚空大喊,“你还有印象吗?”

他看见自己的手覆在玻璃上,留下了一圈雾气。

“嘎啦”一声,玻璃沿着他掌心的纹路,碎裂开来。

然后他坠落了,又一次。

只不过这次他是向上“坠落”的——就像是万有引力的方向进行了一次翻转,他坠入了头顶的那片白光里。


2、街角和雨水

他的脚终于踏上了坚实的土地,暂且这么说。

郝眉现在穿着白色的长袖衬衫,白色的西装裤,却光着脚,站在一条空旷的街道上。

“你不能不让我穿鞋啊。”郝眉叹了一口气,好在他现在不冷。

天是昏暗的,看上去是晚上六点左右的样子,所有建筑的样式和他城市里的那些别无二致,但是一楼的门面都是大门紧闭,所有的窗户里没有灯光,没有人气,甚至没有活物留下的痕迹。

唯独街角的路灯亮着,暖黄的灯光罩着它身后的店子橱窗,店面招牌上用好看的花体写着“Café”。

可以去看看,郝眉想。

于是他动身向着街角走去,此时天空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滑进了他的后颈,虽然细小如丝,却带来了刺骨的凉意。

“嘶!”郝眉缩了缩脖子,加快了步伐的频率,雨下得大了,豆大的水珠砸向他的鼻尖,炸开成一朵小水花。

路面已经被雨水覆盖,他甚至听到了水流动的声音,积水渐渐盖过他的脚背。

这都不算什么,最难以忍受的是雨水带来的刺骨的冷,这些雨水就像是刚刚从冷柜里倾倒出来的一样。

雨水顺着眼睫滴落,视线有一点模糊,他呼出一口气,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呼出的水珠融在了落下的雨水里。

这不正常,郝眉撇了撇嘴,但是这里一切的“不正常”,其实都属于“正常”的范畴。

他皱起了眉,为这个绕口的自我安慰。

但愿他不会冻死在这场大雨里,郝眉开始向前跑,希望可以尽快到达街角的咖啡店。

在积水涨到了他膝弯处的时候,他的手终于摸到了咖啡店的门把手。

“啪”地一声,路灯被雨水击碎了。

路灯熄灭,咖啡店里透露出了暖黄的光,他透过橱窗的那层玻璃,却什么都看不到。

门被他推开的一瞬间,所有的雨水也跟着他一同进去了。


3、半杯咖啡

他站在咖啡厅的天花板上,顶灯在他身边矗立着,水珠顺着他的发丝、衣服滴落,缓缓回归到了他脚边正流动着的积水,它们依旧带着透骨的冰冷。

和清冷的大街上不同,咖啡店里是温暖嘈杂的,每一张桌子都几乎坐满了人,每个人面前摆放着陶瓷杯,他们在郝眉的头顶谈论着一些琐事,那些声音听上去,就像是站在电线上啾啾的麻雀。

“你站得太高了。”有个坐在橱窗边的男人冲郝眉说。

“我可以坐在你对面吗?”郝眉抬头,对着头顶的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露出一个微笑。

“嗯。”那个男人点了点头。

然后郝眉趟着水,绕过顶灯,沿着橱窗的玻璃面走到了男人面前,丝毫不介意把那些水渍留在了橱窗玻璃上。

郝眉看到男人因为那些水渍皱起了眉头。

“抱歉,外面刚刚在下雨。”郝眉的语气里毫无歉意。

“外面没有雨。”男人双手互握撑在桌面上,身体略微向前倾。

典型的防御姿态。

“而且你把水带进来了。”男人交握的手似乎更用力了些,指尖已经微微发白。

“如果没有下雨,水又是哪来的?”郝眉抬头反问,盯着在天花板上流淌的积水。

“……”男人沉默了,只是低头看着面前的半杯咖啡。

“半杯清咖,”郝眉摇了摇头,“你还需要半杯奶和糖。”

男人听闻,却瞪大了眼睛,呐呐道,“那太甜了。”

“那是你最喜欢的配方,”郝眉身体也向前倾,“你还记得吗?”

“你为什么知道?”男人抬头,他看着郝眉,双眼里带着戒备。

“我们之前见过。”

“我不记得你。”

又是这样?郝眉皱起眉,不过他也不介意车轱辘话再滚一圈。

“你在一次任务中头部受伤,还有印象吗?”郝眉试探性发问。

“我不记得。”男人再次低下头,盯着面前的半杯咖啡。

“四月二十二日,你在执行一个A级任务……”

“起雾了。”男人抬头,看着郝眉,打断了郝眉的叙述。

郝眉转头,看见橱窗外的建筑被灰色浓雾所笼罩,而烟雾中有个红色的人影在飘动。


4、红裙

那是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孩,她慌张地伸出手,朝着他们的方向奔跑。

“救我!”

女孩的声音听上去尖利而凄惨,就像噩梦刺破了黑夜的屏障,就像不速之客闯入了白昼,刻印在郝眉的脑海。

有个黑影抓住了她,女孩在尖叫,黑色利刃所在之处,只剩下血液。

“砰”地一下,女孩撞击在玻璃橱窗上,留下了鲜红的印记。

“救我!”女孩拍打着玻璃,声嘶力竭,透过橱窗盯着那个黑衣男人。

“你可以救她。”郝眉轻声说。

“……不。”男人依旧低着头,交握的双手开始颤抖。

郝眉伸出手,轻轻盖在男人的肩上。

“我没能救她。”男人猛然抬头,看向郝眉的双眸里盛满了悲痛。

“砰!”女孩还在敲打着玻璃橱窗。

“这不是你的错,”郝眉凑近了些,“KO,你该醒过来了,他们……”

天花板上的雨水开始泛出涟漪,随着女孩的嘶吼声,滴落在郝眉的手背。

“她死了。”那个被称为KO的男人说。

话音刚落,女孩停止了挣扎,她的动作就像是断了线的木偶,戛然而止。

又像是被撕裂的玫瑰,一瓣瓣剥落,一片片碎裂。

有风吹过,把女孩的碎片卷走了,只有玻璃幕墙上的红色痕迹证明她出现过。

“都是我的错。”男人又低下头,盯着眼前的半杯咖啡。

“KO,听我说,有些事情的确不能挽回,但是……”

“你不该在这里。”男人轻轻开口了。

雨水冲上来,包裹住了郝眉。

透明的液体带着铁锈味,就像是血液的味道,钻进了郝眉的鼻腔。

“等等!”郝眉张嘴,却只能让更多的液体涌入。

这和溺水没什么两样,郝眉想。

窒息,寒冷,无一不缺。

挣扎了小半会,那个男人依旧没有抬头,郝眉终于选择了放弃。

他伸手按住了左手虎口上的银白色小亮片。


5、病人

郝眉摇了摇头,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是灌了铅,又像是连续加班工作了三天后的疲累。

我得让院长加工资,郝眉浑浑噩噩地想。

“郝眉,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有人问他。

“能。”郝眉开口,声音却带着粗哑,像是滚过砂纸的沙砾。

“唱一首两只老虎看看?”那个人又说。

“……”郝眉努力睁开眼,入眼的是电子板上精密的蓝色纹路,“不唱!信不信我待会揍你?”

“看来是真的醒了。”

有人揭开了那层散发着蓝光的罩子,一张大脸蓦然出现。

“每次都看到你这张脸,我都宁愿回到意识里去。”郝眉挣扎了几下,从金属台上坐起。

“我是洪水猛兽?”那人一边帮他卸下覆在四肢的电极片,一边使劲敲了一下他的膝弯,“有感觉吗?”

“卧槽,”郝眉直接给好友于半珊一脚,“我又不是瘫了。”

于半珊耸了耸肩,语气理直气壮,“正常检查。”

“他怎么样?”郝眉直接跳下金属台,走到另一个金属台边。

那里也躺着一个人,一个浑身贴满了电极片,插着鼻饲管的男人。

“体征一切正常,不过刚刚有强烈的情绪波动,”于半珊歪头,“这不应该是我问你的吗?”

“逻辑性有恢复,但是认知力依旧不完全,”郝眉揉了一下有点酸的脖子,无奈地叹了口气,“先把他送回病房吧。”

等郝眉换好自己的工作服,已经有人在办公室等着他了。

“郝医生。”那是个西装革履,穿戴得整整齐齐的男人。

“肖先生。”郝眉上去和那个男人握了一下手。

“他还好吗?”被称作肖先生的男人把双手环抱在胸前。

“我不敢保证,”郝眉把桌子上的纸张放进文件夹,“脑部损伤虽然在术后有所恢复,但是从心理的角度来看,他有一定程度的心理创伤,不仅仅和应激障碍有关。”

“我们需要他,他是很重要的线索人物。”肖先生的语气波澜不惊。

“他是我的病人,我要对病人负责。”郝眉敲了敲桌面,鲜有的语气严肃。

肖先生看了一眼郝眉,“我知道,这也不仅仅是一条人命的问题,郝医生你应该明白。”

郝眉鼓了下嘴,这个稍显稚气的行为,让他看上去像个孩子,“我知道,他的意识还在重塑,认知力暂时不足,最严重的情况在于,他有心理障碍,而且我一直没能和他建立信任关系,这是第三次被他排斥出来。”

肖先生没有说话,他微微低下头,似乎在思考什么,直到他的手机震动起来,他瞥了一眼似乎还在生闷气的郝眉,只能说了一声“再会”就离开了。

等肖先生离开办公室,于半珊就推门而入了,“给你,病理报告。”

郝眉什么也没说,沉着脸接下那份材料。

“你说他真的会醒过来吗?”于半珊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语气犹疑,“要知道,按照国际标准,他已经是植物人状态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郝眉敛神看着一排排数据,下意识伸手勾住了桌上的陶瓷杯。

里面还有半杯咖啡。

“唉……”郝眉盯着那褐色的液体,苦恼地叹息。

打开电脑,他又看到了那个人的资料。

名字被隐去,只剩下一个名为“KO”的代号,但是历年体检报告、生平经历倒是一个不缺。

这可是保密级别档案,却连名字也不给一个,郝眉想到这里,轻哼了一声。

说不定隐瞒了很多任务细节,郝眉又想到。

“这真是要想马儿不吃草,又想马儿跑得快啊。”郝眉愤愤地敲打了几下键盘。

“政府人员,你懂的。”于半珊插嘴。

郝眉又看到了那个A级任务的档案,倒在血泊里的女孩,以及在雨夜里被发现的头部中弹的男人,但是都是法医和医生留下的记录,没有更多。

“我应该说,这种档案有跟没有一样吗?”郝眉现在只想以头抢地来表达自己的愤恨。

“可以让你和他进行意识交流已经是最大权限了,”于半珊摊手,“咱们当初签了保密协议的,不过我觉得,你为什么不直接问他呢?”

“他不信任我,”郝眉继续敲击键盘,“而且他的意识恢复不完全,他甚至不记得之前和我见过。”

“你一直拿四月二十二号刺激他吗?”于半珊看着郝眉。

“我没有选择,他们不给我时间一点点梳理他的精神状况,而且我没有更多的刺激源,”郝眉撇了撇嘴,“我不喜欢这种方式,这和给人伤口上撒盐没什么区别。”

“但你还是用了。”

“……”

郝眉有点不耐烦地伸手,却打翻了那半杯咖啡。

淡褐色的水渍蔓延开,在瓷砖上晕开一个奇怪的图案。

“也许我需要试试半杯咖啡,半杯糖和奶。”郝眉呐呐道。


-TBC-

复健码字,这篇其实是脑洞开大了的后果,灵感来自电影《入侵脑细胞》和我做的梦,感觉装逼失败了。。。

不长啦,两发完。

其实就是一个拯救和被拯救的故事xx

PS:《入侵脑细胞》是一个R级电影,充满比较大量的猎奇、暴力内容,而且有很多宗教意象,大家如果要看,做好心理准备哦_(:зゝ∠)_

——————————

来来来照例打广告!

百日KO莫活动内容戳这里

看活动文戳 @百日K莫官博 

大家来一起玩嘛:-D

评论 ( 9 )
热度 ( 41 )
  1. 嘿哟嘿哟拔萝卜叫我娄哥啊喂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百日K莫官博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