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K莫】你就说虐不虐(二)

*全员演员AU

*论虐戏演员的日常

*因为是拍戏,所以你们会看到很多奇怪的组合

*你也会看到各种吐槽互怼


到了试镜的那天,郝眉还是有点小紧张,站在穿衣镜前打量自己是不是衣着得体。

依约到了指定地点,郝眉就见到了一群人,多数是熟面孔了。

今天的目的是选出主演,导演一定会到场,胡述南这个导演虽然被称为胡导,可是导起戏来却是丝毫不含糊。这人眼光独到,指导出的戏基本都是热播剧,演员的热度也跟着水涨船高,而且他本身又是个强迫症,搞得在圈子内,一众演员对他还是心存敬畏的。

郝眉眼神溜了一圈,立刻认出了真亿的少东家和他们公司正当红的演员——KO。

“诶?他也在啊?”微微看到那个一身黑的男人,面露惊讶。

说到KO,这个人本来是个歌手,出道时半温不火了两年,却被意外相中演了古装剧《花想容》的男配,一下子就红了,现在也算是个成功的双栖艺人。

不过要说到KO的标签,他的标签就是“低调神秘”,除了一般的发布会,必要的娱乐节目访谈,他基本不在公众面前出现,而且他明明在演戏的时候情绪饱满,可一旦脱离了角色,他就立刻就变成了一个惜字如金的人。虽然说起话来彬彬有礼,但是和他的角色比起来,显得还是太面瘫,太高冷了。

不过没办法,粉丝好这口啊——反差萌什么的,最喜欢了!

“他准备接什么角色啊?”微微打量了一下KO,不禁感叹这人的气质还真是冷。

“容若,”肖奈在一旁看着手表,却也没有不耐烦的意思,“他是作者钦定的。”

“啊?”郝眉一愣,下意识脱口而出,“作者的福利待遇不错啊。”

“好歹是人家的作品,尊重一下她的选角建议也没什么,”肖奈看了一眼手机的讯息,“皇帝和皇后的演员已经定下来了。”

“谁啊?”

“江小明先生和我妈。”肖奈的语气倒是波澜不惊。

“哟呵,林教授啊。”郝眉也笑了起来,其实肖奈本专业就是表演系,他的父母也是老戏骨,可是毕业之后偏偏不当演员,跑到外面自己开起了公司,那时候圈子里的人还直说可惜了肖奈这一表人才。

还说着话呢,导演就来了,胡述南是个精瘦的中年男人,带着一顶灰色的鸭舌帽,也不知道是不是导演都有这个习惯。

胡述南就站在一堆演员中,巡视了一遍众人,点了点头,似乎是很满意,他笑了一下,“辛苦大家了,想必大家也收到了邀请通知,在场的都不是新人,我也相信大家的实力,直接对戏吧。”

说完,就给在场的每个人发了一份对应截取的剧本。

郝眉接下那份剧本打开一看,他的那份是讲容若第一次以首席乐师蘅芜的身份,和当时还是长乐王的南宫月见面的情景。

戏不长,几句对话,但是南宫月的厌恶和迷茫,以及容若的隐忍无奈,都在这场月下对话中表现出来了。

郝眉扫过台词,他记性一直就很好,记台词这种事难不住他,只不过……郝眉抬眼瞄了一眼也拿着剧本的KO,那个沉默的男人就那样站着,还真别说,那种沉静的气质和容若还有点相近。

“郝眉!KO!过来。”胡述南向他们招了招手。

郝眉这才走了过去,周围的人早就站在一旁,空出一块地留给大导演来验戏。

“你俩待会就演这场,现在没那些道具,反正给我要看到那种歌舞升平的繁华之下的苦楚,”胡述南搓了搓手,拿着一个本子,看向两人,“准备好了吗?”

“可以了。”郝眉点头。

KO看了一眼郝眉,按照剧本的描述,转过身,背对着他,微微扬起了头,似乎天花板上真的有一轮月亮似的。

胡述南一挥手,说“开始!”

气氛一下子就沉寂了下来,郝眉看着那个背影,莫名觉得有一丝压抑。

“你叫蘅芜?”郝眉依照剧本的描述,此时南宫月并不知道容若的真实身份,加之蘅芜是容若的小名,所以此时南宫月对这个和容若同名的长公主面首带着强烈的厌恶。

那人转身,就只是一眼,让郝眉硬是愣了一下,那种难以言喻的哀伤和苦楚竟然只用一个眼神就展露无遗。

“见过殿下。”那人作了个揖,垂着头,没有直视他。

还好郝眉没有真的发愣,他立刻找回了状态,皱起眉,说,“本王不喜欢你叫这个名字。”

那人抬头,说,“殿下若是不喜欢,便为在下赐个名字,可好?”

郝眉偏了一下头,“蘅芜这个名字,莫非是大公主赐给你的?”

“大公主殿下是陛下掌上的明珠,怎么会对在下的名字上心?”

淡漠的语气让郝眉一激灵,他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我以为你很喜欢长公主。”

“在下不过是一个伶人,怕是担不起这‘喜欢’二字。”

“有意思,”郝眉绕到KO身侧,歪着头打量他,“既然不喜欢,又何必做个人人唾骂的男宠?”

“在下只是,给自己能活到下一个明天,添个保障。”

那人没有看向郝眉,只是直视着前方。

“为了活着?”郝眉的语气多了一丝诧异。

“是的,为了活着。”那人转过头,看着郝眉,眼里是一片寂寥。

郝眉这下可是真的愣住了,他呆呆地看着那人的黑瞳,哪怕直到那人说了句“在下告辞”,走出了三步外,他都没能回过神来。

“好极了!”胡述南拍了几下手,把郝眉拉回了现实,“你们俩小伙很不错嘛。”

“哪里哪里。”郝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又偷偷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KO,感叹还真是个神奇的人,刚刚的哀伤全部没了,现在KO往那里一站,给人的感觉就只是沉默安静而已。

其他人也搭了几段戏,胡述南还挺满意的,结束以后,他和贝微微、郝眉,还有KO一起单独说戏,以便演员更能了解导演想要表达的意思。

等终于解放出来,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一点,郝眉只觉得肚子空空,要去抚慰一番。

不过自家助理还算贴心,给他准备了一盒蛋黄酥,他是个自来熟,立马分给了微微和KO。

分完也就说了句“合作愉快”,和微微上了公司的车,就扬长而去了。

KO看了一眼手里的蛋黄酥,咬了一口——嗯,味道还不错,下次可以问一下郝眉这家店的名字。

郝眉在车上又翻了一遍小说,看到了大公主一言不合就虐待蘅芜的剧情,书里的描述那个惨啊,什么鞭打啊、针刺啊,看着都觉得疼。

他忍不住吐槽:“厉害了我的公主,敢情这还是个抖S女王?”

“师兄,你懂的真多。”微微听了,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

“咳,”郝眉正襟危坐起来,“大公主虐待蘅芜这里,你就说虐不虐?”

“……”微微翻了个白眼,表示对这个转移话题的方式是服气的。


-TBC-


剧本的内容是我原来的古风文脑洞,现在看起来,好像是有点丧心病狂哦_(:зゝ∠)_

还好我给拉回来了,马上就开启拍戏日常了XD

当然我也不知道下一次更新是什么时候。。。

评论 ( 6 )
热度 ( 105 )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