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K莫】KO出差的第N天,想他

*日常甜饼一发完

*感谢果果  @阿果  提供的小段子 (←可以戳进去哒)

*被论文搞到炸裂只想写个甜饼
  

-第零天-

时间:中午12:01

午餐时间到,郝眉打开手机,看着能不能点个小点心什么的。

一个黑色的人影施施然地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明显和公司其他人一次性餐盒不同的保温盒,一伸手把郝眉的桌面从文件里拯救出一块空地儿,放下餐盒,就一屁股坐在了郝眉身边,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郝眉瞄了一眼身边的人,突然想起来KO已经连续加班半个月了,而且紧跟在在自己已经加了十天班之后。

想到这茬,郝眉哼唧了一声,还是定了个小蛋糕,算是慰劳一下KO吧。

于半珊这时候手里拿着午餐,路过郝眉身后,好巧不巧地瞄到了郝眉的手机屏幕,“哟呵,美人你不地道啊,吃独食!”

“你这话就不对了,”郝眉把手机一放,“这怎么能叫独食呢?不是还有我和KO吃嘛?”

说完,还用手肘戳了一下KO的手臂。

KO当然配合地点了下头。

秀你妹!于半珊愤然咬牙,“有对象了不起啊!”

“当然。”郝眉眨巴着眼睛,郑重地点了点头。

丘永侯此时却冲着于半珊,轻飘飘地来了一句,“自取其辱。”

卧槽?于半珊猛然回头瞪着丘永侯,“这个公司怎么了?难道你们全部准备向老三那个噎死人不偿命的看齐了吗?”

话音刚落,肖奈就站在了他们身后,“我怎么了?”

吓得得于半珊手里的盒饭都差点洒了。

“一个坏消息,”肖奈也没闲情去管于半珊盒饭的命运,他敲了敲身边的桌子,引得了众人的注意,“S市那边的项目出了问题,我下午就要赶过去。”

“严重吗?”众人一听,立刻放下了手里的盒饭,都等着大老板发话。

“要看具体情况,”肖奈的语气听上去还算轻松,他又冲着KO说,“你是那个项目的负责人,先和我一起去看看。”

“啊?”先出声的是郝眉。

众人齐刷刷地看着他,一时间,整个办公区落针可闻。

郝眉被搞得脸上一热,眼珠子转啊转,却是灵光一闪,“两个人忙的过来吗?不如多几个人过去?”

“不用,足够了。”这次说话的是KO。

“就等你这句话,下午三点的飞机,现在就走。”

于是话刚落音,KO就和肖奈一起消失在了办公室大门口。

“他俩还真是风风火火闯九州啊?”于半珊目瞪口呆。

众人也是被这效率惊到了,只能附和着点头。

“谁定的巧克力蛋糕?”

得亏外卖人员的一声喊,让大家想起来还有中饭要吃。

他们又看见郝眉付了款,立马呼啦啦在地郝眉身边围了一圈,一个个“饿”向胆边生,狼一样盯着那点六寸黑森林蛋糕。

好极了,这个蛋糕估计依旧逃不过被大卸八块的命运,字面意义上的——或许还不止八块呢?

郝眉翻了个白眼。
   

-第一天-

时间:早晨6:40

郝眉依旧是被闹钟叫醒的,磨磨蹭蹭从床上爬下来,打着哈欠出了卧室,看到的依旧是空荡荡的客厅,还有厨房里冷冰冰的灶台。

郝眉撇了撇嘴,你说他俩加班的时间也就合着一个月不到,怎么感觉家里少了这么多人气呢?

把手里水杯放下,郝眉又抓了一把头发,想着一会儿的早饭是在包子铺还是煎饼摊解决。
  

时间:中午12:05

郝眉捧着手里的盒饭,整张脸都苦哈哈的,“怎么又是这个小炒肉啊?”

“你还挑?有的吃就不错了。”丘永侯拍了拍郝眉的肩膀。

“你不懂,咱眉哥是嘴巴被养刁了,这点小东西入不了他的法眼啊。”于半珊在旁边搭腔,好一番挤眉弄眼。

郝眉却是淡漠地瞥了他俩一眼,“你们这种没对象做饭的人,是不会懂的。”

语气那叫一个自在洒脱。

于半珊和丘永侯被怼了个结实,只能往嘴里塞了一口米饭以泄私愤。
  

时间:晚上19:24

郝眉把盒饭放到了餐桌上,掰开一次性筷子,戳了一下米饭又没胃口了。

他现在心心念念的都是KO做的糖醋排骨、白灼虾、肉末蒸蛋、素什锦、回锅肉、鱼香肉丝……

打住!再想下去就是报菜名了!

郝眉瘪着嘴,一手撑着下巴,最后还是把那盒饭喂了垃圾桶。

没有KO的晚餐,不过是换了个地方吃外卖而已。
   

-第二天-

时间:晚上20:35

“呃……”郝眉瞪着手里被染色的衣服,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这都什么事啊?饭吃不好也就算了,现在连洗个衣服都不让他顺顺利利地完成?

有句话说得好,人一烦躁就看啥啥不顺眼。

郝眉现在就是这个情况。

于是这件衣服也被喂给了垃圾桶。

没有KO参与的家务事,不过是给自己添堵。

等等?郝眉回头看着垃圾桶,刚刚那件衣服好像是KO的?
  

-第三天-

时间:晚上22:45

“你还好?”

听着手机那头的声音,郝眉摸了一把鼻子,“能有什么不好?吃得饱穿得暖……”

“没吃好?”

“才没有。”郝眉哼唧了一声。

这不说还好,听郝眉这么一说,反而让坐实了KO心中关于郝眉饮食的担忧。

“回去我做给你吃。”

“哎?多累啊,”郝眉看了一眼手里的衣服,好险,差点又混着洗了,“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快的话,明后天吧。”

郝眉按下洗衣机的清洗键,“我给你说,你在外面吃饭别就跟着老三瞎混,他那个工作狂做起事来饭都不当回事。”

“我知道,这几天的午饭都在他们公司,没关系。”

郝眉听到KO那边有人在叫他,“你还在工作?”

“嗯。”

“啊呸,他们这是把你当牲口压榨!”郝眉怒斥,“你还真当自己是拼命三郎啊!”

KO似乎能隔了百来公里的距离看到郝眉嫌弃的表情,他不自觉笑了起来,“没事,你不是常说,早死早超生吗?也是为了早点回去。”

“……”郝眉一时语塞,趿拉着拖鞋走回客厅,抓了把头发,又问,“还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听听你的声音?”

那个人的语气依旧平平淡淡,但是郝眉倒听出了一丝想念。

“那你就听个够呗……”郝眉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开始和KO絮絮叨叨地说一些生活上工作里有的没的。

聊到后面,郝眉听着那边传来的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打了个哈欠,干脆整个人都躺在了沙发上。
   

-第四天-

时间:早晨6:40

闹钟准时响起,然后是“砰”的一声,吓得郝眉一哆嗦,这才如梦初醒,发现原来是他刚刚把手里的手机给扔出去了。

居然就这样睡着了?

郝眉从沙发上爬起来,庆幸还好是六月天,不冷不热,他一个大老爷们还不至于感冒。

“哎?”郝眉刚一动脖子,就发现右边的肌肉不得劲,“哎哎哎!疼疼疼!”

敢情他还落枕了?

郝眉捂着脖子,擦了一把眼角的辛酸泪。

没有KO的日子里,真是诸事不顺啊……
   

-第五天-

时间:下午16:45

“你脖子怎么了?”KO刚下飞机,看到的就是脖子上贴着一大块膏药的郝眉。

“没啥,落枕了,”郝眉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脖子,“待会我们去顺全福吃饭吧。”

“我去超市。”KO直接否决了郝眉的提议。

“干嘛啊?”郝眉不明所以。

“说好的给你做饭。”KO还拎着公务包,却是自顾自往前走了。

“哎!”郝眉三步并作两步跟了上去,“别啊,你才出差回来,多累啊,我们去餐馆吧。”

“餐馆的油不好,”KO稍微侧目看着郝眉,“我不放心。”

郝眉并不想承认他被KO的那个眼神震到了,撅了下嘴,才说,“得,反正我拗不过你。”

“那你先……”

一看KO又准备开口,郝眉立刻抢白,“想都别想,咱俩一起去超市。”
  

时间:晚上18:27

等郝眉和KO到了超市,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也是没办法,路上堵啊。

郝眉看着KO在生鲜区挑挑选选,想起来刚刚在车上这人还打盹来着,他从后视镜里看过去,都可以清晰地看到KO眼睛下方的青黑。

“这也太拼命了啊……”郝眉皱起眉头,自己也加入了选购了队伍。

用不着那么多时间挑挑选选啊,选完了赶快回家吃饭,郝眉心想。
   

时间:晚上19:40

晚饭照样是丰盛的大餐配置,但是这顿饭的气氛却是一反常态,郝眉吃得很快很安静,在KO伸手要收拾餐桌的时候,郝眉更是眼疾手快,一把按住了KO的手。

“碗我来洗,你去洗澡,洗完了就去睡。”郝眉皱着眉,把KO的手撇一边,自个儿收拾了起来。

KO挑了下眉,进卧室拿睡衣去了。

郝眉洗完最后一个碗的时候,浴室里的水声早就停了,甩了甩手上的水,就看到KO已经闭着眼,斜倚在沙发上了。

“你头发还没擦干啊。”郝眉走了过去,把KO的头放在自己大腿上,拿起一旁的干毛巾就擦了起来。

KO当然是从善如流,放松身体躺了下来,一开始他还会应郝眉一声,到了后面,头发差不多干了,郝眉就只能听到细微的鼾声了。

“看把你给累的。”郝眉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用指腹擦过KO眼下的青黑。

等他站起来,却遇到了一个难题——他抱不动KO啊!这人睡得太死,他又确确实实不会抱人,尝试了几下还是放弃了。

郝眉挠了挠后脑勺,只能去卧室拿了空调被出来,一扭头,又看到了床上枕头,一把给抓手里了。

“可别像我落枕了。”郝眉小声念叨了一句,把枕头塞到KO的脑袋下面了。

本来郝眉是想看看电视就回卧室睡,结果没想到电视的催眠效果杠杠的,他就在上眼皮和下眼皮大战了三百回合之后,彻底会周公去了。

  
-第六天-

时间:早上8:37

今天郝眉是一觉睡到自然醒,他揉了揉眼睛,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周六,而且还是个难得的没有加班的周六。

坐起身,第一眼就看到了卧室里那个装饰画。

昨天晚上他还睡在沙发上来着?

一转头,就看到身边床上明显有人睡过的痕迹。

“哈。”郝眉勾起了嘴角,伸了个懒腰就下床了。

来猜猜今天的早餐是香煎肉饼,还是瘦肉粥呢?

郝眉吞了口口水,拧开了卧室门把手。

-END-
  

其实应该早就写好的,给果果认错嘤嘤嘤【土下座】

明明是个小甜饼,感觉自己写出来不是很好吃呢_(:зゝ∠)_

感觉身体被论文掏空,何时才是个头啊QAQ

评论 ( 10 )
热度 ( 244 )
  1. lees2018叫我娄哥啊喂 转载了此文字
  2. K莫坑底盖房的西屋安叫我娄哥啊喂 转载了此文字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