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百日K莫第四十三日】有所失(三)完结!

*残疾AU

*只在百日K莫活动连载

*不虐

*完结!

前文:  (一)   (二)
   

(三)

如果爱人是划过天际又掉落的星光,我们是否要将这份残缺视为爱人本身?

如果爱情是想要碰触却又收回的手*,我们是否要将这份犹疑视为爱情本身?

郝眉有一双灵动的眼睛。

这是大家的共识,尽管这个年轻人失去了听力,尽管他发音能力相较于常人并不完美,尽管他善于用肢体语言表达自己的意思,但是毫不夸张地说,他更可以用眼神表达千言万语。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眼神的作用。

而且因为听不到的关系,他要时刻注意人的口型变化,这意味着他需要用那双眼睛盯着对方的每一个吐字,这会使整个氛围看上去,莫名像一场约会。

尤其是他在还以一笑的时候,这种气氛更甚。

但是如果对面是KO,那就有点不同了。

KO看不见,而郝眉听不到。

但是神奇的是,KO可以感受到那个眼神,温和地像五月的阳光。

可是KO也不确定郝眉的眼神究竟包含了什么,是分析咬字的专注?还是……

就像郝眉听不到偶尔他擦过耳边的那些字句,却可以感受到喷在耳廓上的气流。

一切在此时开始偏离轨道。

他们开始在一些举动上变得暧昧,边界模糊,接过茶杯时捏过对方指尖,交流时相靠的肩头,又或者是困倦时抚上对方面颊的手……好像他们生来就该如此亲密。

但是在另一种程度上,KO固守着一些边界,就好像这些边界是退路,他们只要都对此缄口不提,这些感情可以理所当然地放在一个进退皆可的位置上,好像他们可以在任何一人后悔后抽身而出。

只因一个不言不语,一个目不能视。

而在这样的相处中,看得最清楚的却是KO的助手小雅。

在一次送郝眉回宿舍之后,小雅终于忍不住发问:“天呐,老板,你是不是不知道他看着你的眼神只能用深情款款来形容?”

“你知道我看不见。”KO下意识抓紧了横放在膝盖上的导盲杖。

小雅撅了下嘴,食指急躁地敲打了几下方向盘,“老板,有人说过你像个混球吗?”

“什么?”KO这下真没反应过来。

“我知道你对待任何事都是一板一眼,但是过于理智会让你看上去十分不近人情,也会让你看不清很多东西。”小雅知道这是KO的个性使然,还有就是失明后,无光的世界要求他生活中很多东西必须放得规规矩矩,每一项物品都被定位,这种生活习惯已经植入了思维模式。

然而物品可以被清晰的定位,感情却不能——感情永远来的猝不及防,它会顺着灵魂,流入你的血液,跳动在每一次脉搏里,直到脉搏停止。

“……”KO抿了抿嘴,他现在很难去定位对郝眉的感情,一如他无法定位郝眉对自己的看法,那个人有一颗赤子之心,换句话说,郝眉在感情的表达上过于单纯,这让KO有点不知所措。

“好吧,至少你没有否认你是个混球。”小雅在KO的沉默中极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又怒气冲冲地冲着前面挡道的车子猛按喇叭。

“悠着点,驾照可不是我的。”KO无奈地敲了敲驾驶座的椅背。

“我是脑子进水了才和你说这些,搞得我跟事儿妈一样。”小雅又充满怒气地向左打了个方向盘,把KO甩的一懵。

一直到送KO回了他的公寓,小雅都像是吃了火药一样,风风火火地收拾完一切,然后摔门而出。

KO这才把墨镜摘下来,默默放在玄关台子的左边,直接摸索着回了卧室。

尽管眼前一片黑暗,可是辗转反侧之间,睡眠依旧没有找上来,他侧卧着,怀里抱着棉被,轻轻摩擦着指尖,似乎上面还存留那个人的温度。

如果我的世界很小,我会说你是我的心;如果我的世界大了,我想说你是我永不落的辰星。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终有一天,我可以拥怀你的亲吻,那是不是就好像我是拥有你的?

策划被提交上去,KO的老板果然很满意,当天下午就要KO带着郝眉来公司开个短会。

郝眉一听当然同意了,但是毕竟只是个年轻的大学生,站在会议室里的时候激动地有些颤抖,看他那些敲出来的错别字就知道了。

会议上有人轻声笑了出来,郝眉听不到,但是KO能,那是一声哂笑。

KO用手轻轻敲击了一下桌面,众人这才安静下来。

演示完毕,KO听到了郝眉长舒了一口气,收拾东西的时候,他刚刚好听到了身后有人说——“咱们肖总搞慈善呢?什么人都要?”

KO歪了下头,在两人聊着天走出会议室的时候,赶巧不巧,让他们被导盲杖拦了一下。

伴随着“哎哟”一声,KO只是挑了下眉,“抱歉,我没看见。”

说完,就在郝眉的搀扶下进了电梯。

电梯门刚刚关上,他就听到了指甲敲击在手机屏幕上的“哒哒”声,他这才稍微敛神,准备听一下郝眉要说什么。

“你刚刚用劲了,”那个电子音说,你是故意的。”

“对。”KO也没有否认。

“为什么?”电子音没有感情,听上去就是个陈述句,让KO分不清郝眉的具体感情。

——典型的科技带来便利,也带来另一种层次上的隔阂。

KO沉默了小会儿,他并不十分介意别人在背后揣度他什么,毕竟他很少融入公司的团体去工作,尽管偶尔会有一两声刺耳的评述,不过都没有当面对他说过。

他只是把这些归咎于人类的天性,既不是性本善,也不是性本恶,它们只是人类的一部分。

但是今天的那句话让他无名火起,以致于他做了一件事后看起来挺幼稚的事,他知道郝眉听不见,也不会为这些话烦恼,如果他说了,那才会让郝眉苦恼。

有人戳了一下他的手臂,KO这才回神。

“没什么,他只是说了点不该说的话。”

然后KO听到了一声类似哈气的声音,“哒哒哒”的敲击声又响了起来。

“是因为我,”这下是实打实的陈述句了,“他的膝盖肯定很疼。”

“我道歉了,”KO皱眉,“他又摔不坏。”

“哈……”这下KO听清了,那些气音是郝眉的笑声。

“小雅说的不错。”电子音又说。

“她说了什么?”KO一怔。

等了许久,一直到电梯到了一楼,两人上了车,KO才听到耳边响起的电子音,“你是个混球,因为你总是觉得自己做得滴水不漏,但是其实又任性的把一些情绪随意发泄,就好像我不知道一样,不过这些倒是不妨碍我喜欢你。”

“喂!”KO听到了小雅的抗议,虽然郝眉根本听不到,“你想害死我啊?我工资发不出怎么办?”

不过这都不重要,什么都比不过郝眉刚刚那句“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KO觉得自己的身体连同声带一起颤抖了。

有人的手指抚上了他的下颚,向上、向上,擦过了颧骨,最后停留在耳边。

墨镜被摘了下来,KO茫然地眨了下眼,但是无济于事,他什么都看不到。

然后是一双手环上了自己的脖颈,有人在他耳边低语,“我说,我爱你。”

依旧是带着奇异腔调的语句,咬字还带着一点生涩,但是这不妨碍KO觉得这句话宛如天籁。

“哈……”又是那个气音,这一次的气息直接喷吐在他的唇上。

KO本以为眼盲并不代表他的心也会被蒙蔽,但是现在他却明白了,自己就是个陷入了自怨自艾的傻子。

回应郝眉的是一个带着急切却又欢欣鼓舞的吻,郝眉也不介意,只是勾着对方的脖子,毫不掩藏嘴角的笑意。

如果爱人是划过天际又掉落的星光,我们是否要将这份残缺视为爱人本身?

如果爱情是想要碰触却又收回的手*,我们是否要将这份犹疑视为爱情本身?

是的,它们都是爱情本身。

因为爱包容一切,不管是完整的,还是残缺的,在爱情的修补下都最终变成了永恒。

  
  
#小彩蛋#

“是你先对我表白。”KO带着点洋洋自得,戳了戳郝眉的腮帮子。

“我以为我们之前就是在谈恋爱了?!你看我们除了接吻,就是在做普通情侣该做的事!”

别问KO是怎么听出来电子音里带着的惊讶,他就是能。

“你在想什么?”这下轮到郝眉戳KO的腮帮子了。

“我是个傻子。”KO忍不住捂了把脸。

“彼此彼此。”

在爱情面前,谁不是个傻子? 
  
  

注:*出自“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塞林格《破碎故事之心》

 

-END-

又完结了一篇我吼开心啊!

赶上了百日我更开心啊!

你们看,这其实是一个脑回路不在一条线上的爱情故事【喂】

——————————

来来来照例打广告!

百日KO莫活动内容戳这里

看活动文戳 @百日K莫官博 

大家来一起玩嘛:-D

评论 ( 11 )
热度 ( 118 )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