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K莫】交错(十)完结!

*时空穿越题材

*又叫“在不同的时间遇到不同的你”

*剧情向

*瞩目:本章刀子上抹糖,慎入
 

4.2

郝眉是在闹钟铃声的叫嚣中醒来的,他用力抬眼看了一眼时间,2032年9月18日上午9:36。

闭着眼打个哈欠,今天虽然是周六,但是他的父母要过来——过了十多年,年过花甲的他们早就对KO不再有嫌隙。

KO说过几天是郝眉爸爸的生日,但是他们因为上班估计来不及,干脆趁着周末一起聚个餐,郝眉当然同意,并且定了一份水果蛋糕和一束鲜花。

KO总是能安排好一切。

当他洗漱完毕,换好衣服,看到的就是餐桌上已经放好的粥和小菜。

他伸手拿碗,刚好看到无名指上的银戒闪着光。

就是这一瞬间,手指蜷缩,他转头看着墙上装饰画中自己的倒影,竟然带着可怕的熟悉。

白T恤、灰色休闲外套,还有……蛋糕、鲜花。

他开始环视家里的一切,玄关已经收拾好,门口放着两双拖鞋,等着客人到来;沙发垫也换了干净的,米色看上去十分温暖;茶几上放着一只烟灰缸,平时乱放的文件和书籍早就被放回了书架;即使到了九月,电视桌上的两盆小绿植依旧在努力地散发生机。

当然还有KO,最重要的KO。

郝眉走到厨房门口,右手扶着墙砖的边缘,看到这个年过四十的男人依旧俊朗,虽然岁月的痕迹已经爬上了眼角,但是他从不介意时间在他们身上留下印记。KO正在处理鲜鱼,手法还是一样的干净利落,左手的银戒——和郝眉手上一样的戒指,已经取了下来,被小心翼翼地放在油污沾不到的地方。

感受到目光,KO把鱼放进一旁的盆子里,抬头冲着郝眉笑,“早饭吃了?”

“嗯,”郝眉把左手放到背后,戒指在握紧的指缝间,把手指硌得生疼,“我该去把蛋糕和鲜花拿回来了。”

“这么早?”KO把手擦干净,“要我陪你去吗?”

“不用,又没多远,”郝眉松开了自己的左手,轻轻笑了起来,“你就好好准备大餐吧。”

“好。”KO本来想抱一下他,却碍于手上的鱼腥味,只是冲着他笑了笑。

郝眉最后看了一眼KO的笑容,转身出了门。

在一次次的时空位移中,充斥着预见和回忆,唯独结局都已经被注定。

你不能改写命运,因为命运已经被书写好了。

既然无法改变,就只能去面对。

在身体被抛起的时候,郝眉没有觉得疼痛,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停止了流动,这让他可以数清从怀中掉落的黄玫瑰有几片花瓣,还有被刹车声吸引来的人群。

在与他一起掉下的香水百合,被鲜血染红时,他看到了三十六岁的自己。

仅仅瞬间,他给了三年前的自己一个笑容,然后闭上了双眼。

在意识彻底坠入黑暗的泥沼前,他想到了三十六岁时能得到的,KO的吻。

那是他最珍惜的,世上最温柔的吻。

只因为那个看上去冷漠的人,把仅有的温柔都给了他。

他突然对三十六岁的自己心生愧疚。

三十六岁的郝眉,还在以为有无尽的时间和爱恋可以和KO分享。

而三十九岁的他,却倒在血泊里,亲手把那个梦境摔了粉碎。

然而他连最后一句话都没能告诉KO。

“每一次穿越时间,我最庆幸的,就是能遇见你。”

在茫茫人海中,郝眉和KO的相遇,便已是奇迹。
 

4.3

把生肉切好放进碗里,KO突然想起来,餐桌上给郝眉准备的早餐碗筷还没有收拾。

而当他走到餐桌前,却发现粥还是原本的样子,就那样安安静静地放在玻璃台面上。

KO突然觉得心口堵得慌,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发出收到短信的提示音。

他有些急切地抓起手机,指尖却在颤抖,滑动了三下才解开。

“我爱你,

别等我。”

仅仅六个字,却仿佛是倾尽了那个人的所有力气。

阳光从他身后的落地窗投射进来,却未能温暖KO的心。

他胡乱地扯下了围裙,冲着郝眉离开的方向,一路狂奔。

命运是什么?

命运是讽刺,是玩笑,是咧着嘴拿着利刃的小丑。

等KO回神,包裹他的是铺天盖地的白色和消毒水,入目的是哭泣的老人,还有一个在颤抖的自己。

“病人颅内大出血,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说。

不……

“抢救无效。”——他胸口的血迹是郝眉的吗?

不……

“人死不能复生,你们节哀吧。”——医生搀扶住了失声痛哭的老人。

不……只是别,别露出那个表情,那种悲悯的、哀伤的、和二十七年前一模一样的表情。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十四岁,只是这一次却没有那个人可以抱住他。

KO握拳,发现自己左手还抓着手机,那上面依旧显示着那六个字。

“我爱你,

别等我。”

侵染着血迹,刺痛着他的双目,以及心脏。

不是的,因为我也爱你,所以等待和死亡,又怎么比得过遇见你?

 
4.4

2033年9月18日,日子临近秋分,天气似乎也是要传达出这丝凉意,突然就降了温,还飘起了小雨。

男人裹着风衣,怀里抱着一束红玫瑰,匆匆行走在墓园的小道上。

一个人影却突兀地挡住了他。

“KO?”那个人开口,带着疑惑。

男人看到他的出现,双手激动地有些颤抖,几乎是用撞的,把眼前的人禁锢在自己怀里。

“你怎么了?”郝眉伸出双手托住了KO的脸颊,他竟然又在看见KO的双眼里,看到了浸满了的沧桑。

郝眉扭头,看见了一排排墓碑,整齐划一,却带着无尽的萧索与悲凉。

红玫瑰、墓园、伤心的KO……

郝眉明白过来,“我是不是……”

“别说……”KO只觉得喉间咽下了无数裹着糖衣的铁钉,这个郝眉和离开他时的那个是如此相似,或许他也来自那个时空。

KO的双手抱得更紧,嘴唇在郝眉的唇角流连,“别说话,就只是,让我抱着你。”

异次元的郝眉在唇边尝到了泪水的味道,带着苦涩。

他何曾见过这样痛苦的KO?

郝眉带着无措,只能捧住KO的脸,和他分享了一个并不算甜蜜的吻。

不够!这个还不够!

KO的脑内在叫嚣,神经紧绷,他搂得更紧,近乎粗暴地——还是绝望地?向郝眉索取更多。

直到郝眉推开KO的脸,两个人都喘着粗气。

“K……KO,听我说,听我说……”他抓住了KO的衣领,稍微平复了情绪,“我已经是你的过去,不要等我,你还有时间……”

“去他妈的过去!”KO吼了出来,“我不可能再去爱上一个人,你明不明白!”

郝眉愣住,他又怎么会不明白?

因为我的生命里也全是你,怎么可能还有心力去爱别人?

可是死亡已是终结,我又怎么能给你这些虚无缥缈的希望来耗尽一生?

“你是个混蛋。”郝眉的额头抵在了KO的肩头。

KO把手放在郝眉的后颈,却不像以往那么温暖。

“我会等你,永远。”

这是一个承诺,因为我爱你。

直到怀中一空,KO才发现红玫瑰已经被揉皱。

但是他想郝眉不会介意的,因为这上面,带着他们的气息。

KO裹紧了风衣走向墓碑,就好像他依旧能拥抱郝眉一样。

 
4.5

十二岁的郝眉看着眼前的中年人,一双大眼睛里全是天真和好奇。

“大叔,你买花呀?”郝眉指着花店门口的玫瑰。

“对啊,”中年男人笑了起来,皱纹更加明显,但即使两鬓斑白,却依然身姿挺拔,“你可以帮我一起选吗?”

“这样好吗?我不是很懂诶?”还是个孩子的郝眉抓了抓头发,带着点苦恼。

“没关系,选你喜欢的就好。”

男人的手掌盖在了孩子的头顶,温暖厚实。

“那就……这个?”孩子指着一簇蓝紫色的花朵。

“果然是桔梗啊。”男人的语气里带着孩子不能理解的怀念。

“这样搭配会不会太奇怪了?”店主忍不住插了话。

“没关系,就和红玫瑰包在一起。”男人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大叔你是要送给你的妻子吗?”孩子水汪汪的眼睛里带着期待。

“为什么这么说?”男人蹲下来,和孩子平视。

“我爸爸就特别喜欢给我妈妈送红玫瑰哦。”孩子说到自己的父母,全是兴奋。

“你的父亲一定很爱你母亲。”

男人尽管在笑,郝眉却觉得笑容里带着更大的哀伤。

“包好了,”店主从店里拿出了已经包好的花束,却发现门口只站着那个男人,“刚刚的小孩子呢?”

“他回家了,”男人看了一眼红玫瑰,又说,“再帮我和着白菊各包一束香水百合和康乃馨,包装纸素雅一些。”

“悼念父母吗?我明白了,”店主熟练地挑选出了饱满的花朵,“要写悼词吗?”

“不用了。”男人摇了摇头。

他知道那个人的父母不会介意这些,毕竟有其父母,必有其子。

接过花束,男人付了钱,道了声谢就走了。

男人伸手抚上蓝紫色的花朵,怎么会不合适呢?

桔梗,永恒不变的爱,无望的爱,但是无悔。

 
-终点-

郝眉盯着墙上的时钟——那应该是时钟吧。

2075年5月19日,下午四点零八分。

他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毕竟时差近四十三年。

可是这个房子所有的一切,居然和他刚刚离开的家如出一辙,当然还是有细微的不同,比如墙上多出来电子屏幕,玻璃窗上的自动温度调控计数,一切都在彰显着这是未来的科技。

但是装潢和家具的摆放,未有变动。

卧室的门被打开,一个年轻的女人走了出来,她见到郝眉时的表情特别奇怪,大概是惊吓还混合一点点喜悦。

“天呐,是你!是你!”女人有点激动,她喃喃了几句郝眉听不懂的话,这才清了下嗓子,“我是先生的护工,他还醒着,您要去看看吗?”

“他的身体怎么样了?”郝眉点了点头。

“行动不便,不过都是正常现象,”女人推开了卧室门,带着兴奋,“他一定很高兴能见到你。”

床头柜上依旧放的是郝眉的照片,郝眉算是明白了护工为什么会见到他是那个表情。

一个老人,坐在窗边的手扶椅上,阳光刚刚好照在他的脸上,带来不可思议的柔顺。

老人有点懊恼,似乎在极力挽留要从膝弯处逃走的毯子,却又不愿意叫护工来帮忙。

一如既往的固执。

突然出现的中年男人就这样走上前去,帮他裹好了毯子。

“你来了。”老人的语气很平和,像是早有预料。

郝眉蹲下身去,看着已经被岁月夺去生命力的KO,当年的黑发已经成了稀疏的花白,而皱纹与衰老更是爬满了眼前人的每一处。

“你看,人老啦,连块布都拉不住。”老人拍了拍腿上的毯子,却是恭起身,向郝眉靠得更近。

“对不起,”郝眉握住了老人干枯的手,两枚银戒相遇,散发着温和的光芒,“我只是,不想让你等下去。”

“几十年前我就说过,我永远等着你。”老人伸出拇指摩擦着郝眉手上的戒指,眼中带着无尽的眷念。

也许时间夺走了他的青春,但是这双眼睛,永远盛满了仅对一人的温柔。

“你的人生这么长,何必呢?”郝眉叹息。

“我的人生已经很好了,你看啊,我已经和你相遇、相爱,我这一生并没有落下多少怨怼和遗憾,”KO笑着摇了摇头,“要说唯一的遗憾,刚刚在见到你时,就已经不存在了。”

“我只是担心你。”郝眉伸手抚上老人松弛的面颊。

“我行将就木,你还在担心吗?”老人握住郝眉的手,颤抖着在掌心落下一个吻,这不是情绪波动导致的,而是他衰弱的身体让这个动作变得异常艰难,“所以,你从哪里来?”

“2032年9月18日,我刚刚下楼,准备去拿蛋糕和鲜花。”

“那是……”老人因为这个刻骨的日期剧烈地颤抖了一下,他抓紧了郝眉的手,却又因为体力问题,只能无力地靠在椅背上。

“是的,我的生命即将走向终点。”

“我们也算是生死与共了,”老人发出一声苦涩的叹息,声音里已是无尽的虚弱,“今天是5月19啊,我们确定恋情的日子,六十一年了啊……还真浪漫……”

“这是命运,”郝眉轻声说道,“它指引我遇到你,而我会陪着你,直到终点。”

老人不再说话,或许是太累了,他只是盯着时间已经定格在三十九岁的爱人,算是回应。

在无边的黑暗来临前,老人收获了一枚温柔的吻。

他这才心满意足地闭上了双眼。

郝眉又轻轻吻了一下老人冰凉的指尖。

好梦,我的爱人。

和你相遇,就是命运赐我的最好礼物。

-END-
 

完结啦!我的妈啊!终于写完了,我的心病算是完结了。

写这篇的时候我总是想到我的初中老师,她和她丈夫大学相识,毕业就结了婚,两个人每天如胶似漆羡煞旁人,但是飞来横祸,她丈夫的生命止于三十九岁。

大概没有什么能比得过命运这个写手。

我不认为这一篇是bad ending,它只是个sad ending,它的结局不那么尽善尽美,但是我希望我表达的,K莫之间的感情是尽善尽美的。

他们的感情付出是相互的,这么多故事写出来,我真的只觉得,他们相遇已是奇迹。

PS:终于可以码别人家的孩子了,但是我又有挖新坑的冲动,是个很奇异但是本质又欢脱的脑洞,我想写他俩互怼谈恋爱啊!

评论 ( 103 )
热度 ( 252 )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