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K莫】交错(九)

*时空穿越题材

*又叫“在不同的时间遇到不同的你”

*剧情向

*瞩目:本章开始有刀,慎入

00

“唐氏效应,又称时间定向性流动效应。它是在时间定向准则的影响下,因SDD人群的异动,所导致的一种时间的自我调节恢复的情况。时间定向准则是维度法则的衍生之一,它是指某事件在某个固定的时间和空间下,一定会朝着一个固定方向发展的准则。这意味着该事件不可改变,唐氏效应则是对该准则的一个印证。

1973年,英国患者唐纳德·霍利在发生时空位移时目睹了自己妻子因为遭遇了抢劫而死亡的情景,当他回到正常时间线后,立刻向妻子发出警告,即使他妻子在回家路上调整了路线,但是依旧死于抢劫。这一现象的产生引起了时间病理学专家的注意,在1985年,一名中国患者李华在时空位移中窥见了自己的死亡之后,决定当天不再外出,结果他却死于一起严重的火灾,并且导致同一栋楼中的多人受伤。

研究者发现,时间自我流动时,其中的规律在于,时间偏重的是‘结果’,即会发生的事件一定发生,如果受到外力干扰,它会将既定结果提前,即将未来之事提前发生于现在,用以修复外力所导致的混乱。所以为了避免更加严重的后果产生,有关学者希望SDD患者不要干扰时间的流向,这同时也是为了自己和家人着想。”

——摘自《唐氏效应分析(2007)》

  

郝眉抱着怀里的少年,他不愿从这张稚嫩的脸上,看到那些这个年龄段不应有的沧桑。

他才十四岁,KO失去父母的时候,正是最好的年岁。

然而所有的美好都被眼前的土堆埋葬,新翻出的泥土带着特有的味道,却不再让郝眉觉得神清气爽。

“我不会对你说‘这一切都会过去’,”郝眉感到自己的喉咙有点发紧,“那都是一些混账话,但是我会告诉你,至少我在这里……”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这个孩子的情绪终于决堤,他在郝眉的怀里呢喃——“我曾经以为他们也会一直陪着我,但是他们就这样急匆匆地走了……”

听着少年断断续续的话语,郝眉想到了他的KO——三十五岁的KO,是否会午夜梦回,梦见这份永恒的伤痛?

“嘿,听我说,”郝眉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揪紧,但是他依旧温柔地吐露出一些话语,他知道这个孩子需要被安慰,“不论如何,在未来,我们会相遇,在那个时候,我依然在你身边。”

少年抬起头,他的眼中像是燃起了一丝火光,“你会吗?”

郝眉轻轻勾起嘴角,擦去了少年眼角的泪水,“会的,一定会的,我们拉过勾,不是吗?”

少年扑回他的怀中,那个力度,却像是狠狠敲击在郝眉的心口。

当然,他们在未来会相遇,会在第一丝晨曦中见到对方的脸,会为了咖啡要加几块方糖争吵,然而争吵后,他们又会笑着把咖啡换成了更健康的绿茶……

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因为,他们相爱。

抱紧这个伤心的孩子,郝眉的嘴唇开合了数次,他一瞬间涌起了想要告诉这个孩子真相的冲动,他内心在叫嚣着“什么唐氏效应,通通见鬼去吧”。

他只想告诉少年的KO,他的人生不会这样孤寂下去,因为还有他陪在他的身边。

然而一声“我爱你”刚刚说出口,他却已经站在了商务酒店的套间里。

盯着已经空落落的臂弯,却是无比想念远在几百公里外KO的拥抱。

4.0

KO对于处理爱人的SDD已经很熟练了,如果郝眉突然从他面前消失,他需要做的,就是等待。

从一开始带着的焦虑,到现在的波澜不惊,KO苦中作乐的想,自己的心态倒是越来越好了。

就像现在,他们两个刚刚下班,在玄关处讨论着在难得的周末来临时,应该如何度过,一切都和往常无异,然后郝眉就那样消失了。

KO有点错愕,依旧习惯性地抬手看表,准备记录下郝眉消失的时间——这是医院检查时必要的数据。

但是这次的情况不一样,郝眉仅仅在消失后一秒,就又跌坐回地上,瞪大了双眼,要不是他带着KO未曾见过的震惊神色,KO甚至会觉得刚刚的消失和出现只是一个错觉。

KO反应过来,这是时空弹回,郝眉刚刚和另一个时空的自己相遇了。

“怎么了?”KO蹲下来,伸出手搭在郝眉的肩膀。

“KO……”郝眉似乎还有点恍惚,伸手抓住了KO的手腕。

感受到指尖的冰凉,KO担忧地捧住了郝眉的脸,直视着那双眼睛,希望从中寻找到答案。

郝眉却依旧不言语,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内心一再告诫自己不要情绪失控。

没什么,没什么,郝眉内心颤抖着,他只是看到了自己的终点,只是比别人早了些,而已。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SDD被称为病症,而不是什么效应,因为这是病态的,他们这些患者偶尔游离在时间的规则之外,却又无法控制。

就像他们,相遇是缘分,也是劫数。

都是命中注定。

而这该死的命运就如同那刺耳的刹车声,还在郝眉耳边回响。

手上的力度再一次加大,郝眉死死握住了KO的手,他一直都只是想索求一份温暖和安定,却不成想,这也渐渐会变成一种奢望。

这不是KO应该承受的,在他们已经相恋的第十五年,KO已经是他混乱且虚妄的时间线里,唯一的真实。

三十六载人生将过,他已视KO为唯一的栖身之所,他甚至以为他同样可以报之以安稳。

他又如何舍得抛下这个人,再一次把他扔向孤独而痛苦的深渊?

手指因为过度用力有些痉挛,看到了KO抿成一条线的唇,郝眉突然就冷静了下来——他又让KO担心了。

他放松了自己的肌肉,拇指轻轻摩擦着刚刚抓过的地方,那里已经变成了紫色,“我捏疼你了吗?”

KO摇了摇头,再一次抚上郝眉的脸颊,“不论你看到了什么,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依旧是那样温和的语气,褪去了年轻时的桀骜,而且KO看向他的眼神,似乎整个世界里,只能容下他。

这太多了,KO给他的一切,都太多了,竟是让他如此不舍。

但是终究会有这样一天,毕竟每个人都会迎来自己的死亡。

“所以你看到了什么?”KO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坚决。

郝眉知道KO的个性,即使过了这么多年,这个人的固执从未改变,而他现在必须给出一个答案,否则凭借KO的智慧,终究会推断出个大概。

“我……”郝眉发现自己的声音非常低沉,就像是粗糙的沙砾在喉间滚动,“我看到他,去世了。”

这不是个谎言,里面鲜血淋漓的事实甚至让郝眉为之颤抖。

KO的手指抽动了一下,他靠得更近,手指触及对方的后颈,轻轻摩擦着那块皮肤,似是安抚,“没事,没事,我还在这里。”

之后是一个吻,落在郝眉的唇角。

轻柔得像只有一声叹息划过。

郝眉用自己的额头抵住KO的,他闭上眼睛,防止眼泪滴落。

他要尽快准备好,关于所有的一切。

4.1

今天是KO的生日,三十九岁,算上虚岁已是不惑之年。

在郝眉三十岁以前,对于他的生日总是有无尽的热情,简直穷尽了一生的创造力。

而现在,他们更享受在一个环境良好的餐馆或者咖啡厅,聊着与生活有关的一切话题。

今年,KO想着郝眉一直念叨着这家店子的蛋糕好吃,便用生日的名义定下了一个蛋糕,而郝眉自然乐意陪着KO。

郝眉点了一杯热可可,自从五年前因为咖啡问题争吵,他俩已经放弃了咖啡这个饮品,改用其他的来替代。

“我喜欢这里老板娘花的小心思,”郝眉用搅拌勺指了指桌上的手工桌布,“它们让这里很有生活感。”

KO把切好的小块蛋糕放在郝眉面前,“可惜我们谁都不会缝纫。”

“可以学啊。”郝眉兴奋地用勺子敲了一下杯沿。

“认真的?”KO挑起了眉。

“开个玩笑嘛。”郝眉努了努嘴,即使已经是个三十七岁的成年男人,他这样孩子气的举动依旧能触动KO心里最柔软的那一块。

KO刚想调侃一下郝眉,眼前的人就变成了一个少年。

“呃……”少年歪了下头,有点不确定地摆了摆手,“嗨?”

“好久不见。”KO抿了一口杯子里的红茶,脸上带着笑意。

“哦!是你!”少年的郝眉兴奋地拍了一下手掌,“你看上去很不一样诶,我差点没有认出来。”

“是吗?”

“对啊,你看上去开朗太多了。”少年摸着下巴,又自顾自狠狠的点了下头。

KO不置可否,只是微笑着看着这个少年。

“所以现在是什么时候?”少年依旧是那么大大咧咧。

“2030年,如果你还要问的话,我四十了。”KO笑起来,牵动眼角带着几丝细纹。

“啊,我十七岁,2010年过来的。”少年的眼神开始不断地往蛋糕上飘。

“你可以尝尝,很好吃。”KO指了指那块还未被动过的小蛋糕。

“可是,这很明显是你给别人准备的吧?”少年有点为难地盯着眼前的蛋糕。

“没事,这本来是给我爱人准备的,”KO一手撑着自己的脸颊,“但我想他不会和你计较。”

“听上去她是个很温柔的人。”少年眨了眨眼睛,有点犹豫地拿起叉子,在KO眼神的鼓励下,最终戳下一小块放在嘴里。

“好吃!”少年发出满足的喟叹。

KO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少年。

“对了,”少年眼珠一转,停了下来,“你肯定是我的纽带相关人,所以我们以后会认识,对吧?”

“嗯。”

少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KO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带着点八卦的味道,“那你妻子……”

“你也认识。”KO抢白。

少年明显听到了男人口中带着欢快的笑意,但是男人很明显又不想多说,于是干脆低头和蛋糕作斗争。

墙上钟表的秒针堪堪转过第三个轮回,少年消失,KO的郝眉回来了。

“同位互换,”郝眉冲KO耸了耸肩,一低头就看到了被吃的只剩一点奶油皮子的蛋糕,顿时失笑,“看来十七岁的我也是不客气。”

“我以为你又会吃醋?”KO说着,又把另一块切好的蛋糕放在郝眉面前。

“嗯——”郝眉作思考状,看到KO的神色,转而笑了起来,“为什么要吃醋,蛋糕被吃了,总比你被吃了要好。”

KO忍不住笑出了声,“我发现一点,你似乎对我不设防?”

“那是你自我感觉良好吧,我只是看在蛋糕的份上。”郝眉说道。

对于爱人把自己和蛋糕相提并论的行为,KO觉得他有必要去向老板娘取取经,好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蛋锁在自己身边。

“不过,有时候我觉得我的时间一直行走在一个莫比乌斯环上,那个时间点的我和你相见,却没有相爱,但是个时间点的我却可以拥抱你……”

不知道为什么,KO觉得郝眉今天特别感性。

“这样很好,你的故事永不完结。”KO把自己的手盖在郝眉的手背上。

“是啊……”郝眉盯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我们的故事永不完结……”

窗外的天空已经转暗,月亮升起,光芒却被路灯所掩盖。

郝眉反握住那只手,是恰到好处的温暖。

刚好是他所贪恋的温度。

-TBC-

快要完结了,不是不更其他的,是这篇快成我心结了,加上最近很忙,我一直又想写完这个故事,可憋死我了。

估计在来个一两发这篇就完结了。

嗯,我说过,这个病焉知祸福,我也相信大家自有见解吧。

评论 ( 32 )
热度 ( 105 )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