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百日K莫第二十九日】有所失(二)

*残疾AU

*只在百日K莫活动连载

*不虐

*预计三发完


前文戳 (一)


(二)

KO一直认为自己有所失。

他失去了自己的视觉。

在年幼时,他的人生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像其他的孩子一样,他诞生在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依偎在父母身边,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他不是个善谈的孩子,但是他拥有父母,拥有家,就像他拥有了整个世界。

直到十四岁,在他努力要赶上父亲身高的年纪,他的世界却已崩塌。

他还记得汽车的轮胎在地上摩擦发出的刺耳声音,凹陷的前引擎盖,以及身体被抛向空中的无力感。

他看见自己父亲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依旧想要伸手抱住他,在弥留之际,他的母亲依然想伸手擦去自己孩子的眼泪,可是他们没有这个机会了。

他们只能眼睁睁地抛下自己的孩子,把他抛向了刺目的血红。

也把他抛向了黑暗。

那是一场严重的车祸,由于抢救无效,他的父母已然离去,而他,失去了自己的视力。

失明后的世界仿佛变得无限大,而且不可捉摸,他只能靠着触摸和听觉去了解身边的一切。

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起点,他要学习盲文,要习惯在黑暗中行走,要靠着自己的记忆力记住他身边一切物品所在的位置。

从那之后,他的世界变成了只能用脚步和手掌丈量的存在。

所幸的是,家里还有一位老人在世,奶奶成为了他不那么孤独的倚靠。

但是最痛苦的不是黑暗,而是他再也无法拥抱光明,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KO都是蜷缩在黑暗里,舔舐着流血的伤口,等待它们结痂的那一天,等到伤口的疼痛不再疼得难以忍受。

他用了很长的时间才走出家门,让他这样做的契机,却是奶奶的去世,这让他意识到自己再也无法蜷缩在黑暗的背后,他需要走出去,他需要让世界知道毕竟他还活着。

迈出这一步是艰难的,他重拾了自己最喜爱的计算机,用常人无法想象的耐心和毅力,一步步摸索成为了一个计算机工程师。

由于他身体上的特殊情况,他并不常去公司办公室,他可以在自己家里办公,公司也给他安排了专属的生活助理。

总体来说,KO是个低调的人,他深居简出,与世无争。

偶尔的,除了一些大型商务活动,出于礼貌和社交要求,需要他出面给公司“争点面子”,他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

可是越是这样,人们对他就更加好奇。

“你是一个奇迹”——功成名就之后,他从很多人口中听到了这句话。

可是他却知道,大多数人关注的只是成功的光芒,而不是走向成功的过程,再加上他是个盲人,这让他的成功多了过多的戏剧性色彩。

有时候他也会想,这些好奇的人里面,是不是多数把他当做一种谈资?

不过这些都不再重要,他已经比大部分人都要活得精彩。

直到他在论坛上遇到了一个人,难得的是,这个人和他一样,执着于残疾人语音助手软件的研发,这让他一瞬间有了觅得知音的兴奋感。

那个人有个有趣的网名——“莫扎他”。

他们在网上从一开始的交流心得,到后面渐渐有了生活上的交谈,他逐渐发现网络对面的那个人,有一颗赤子之心,就像被保护得很好的水晶,天真活泼。

他是从莫扎他的描述中,才开始去真正关注这个世界,他利用自己的休假,学着那个人描述的一切,开始用自己的步伐丈量和感受锦绣山河。

他听见过瀑布倾泻而下发出的水声,也感受过海边咸味的海风,就像莫扎他说的,这个世界妙不可言。

他也会拜托自己的生活助理买来当地最好看的明信片,却拒绝了助理想要代笔的好心,固执地一笔一划写下自己的所见所闻——尽管他知道那些字并不算好看,但是这一切似乎就可以向莫扎他传达他的真实想法。

莫扎他曾向他问起了要开发语言软件助手的原因,他在键盘上敲击着,“我需要听到世界的声音。”

耳边却是机械的人声在重复着那个人的话,“我需要让世界听到我的声音。”

他们是两个都被需要的人——这就是他同意和莫扎他见面的主要原因。

KO能大致猜到莫扎他的问题,他应该是个失语者。

但是现在的情况有的奇怪,他对面的人似乎在摸索着什么,然后他听到了一声,“你好,我是郝眉,也是莫扎他。”

语调不同于任何一种方言口音,而且语速很慢,说话的人似乎是从喉间挤出了这一句话。

KO侧了一下头,那边又响起来了一个声音,是机械的电子声,“不好意思,我不太会说话,我听不到。”

KO这才意识到他们能有交流是何其幸运。

“需要我打字吗?”KO自言自语,这才想起把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

“不用,我懂唇语,”意料之外的,那个机械的电子音又响起了,“不过,还是请你语速放慢一点。”

KO恍然,他们交谈的速度不比常人,郝眉要先在手机上打字,然后用软件读出来,但是KO却意外地发现,他很享受这种交流过程。

有时候说到有趣的地方,KO可以听到郝眉发出的笑声,其实只是一些气音,但是他直觉那就是笑声。

他们的话题多数围绕着语音助手,KO有打算说服公司的领导,正式开发一款残疾人专用的软件,果不其然,郝眉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我想我们可以合作。”KO握紧了手里的咖啡杯。

“可以。”这一次不是那个电子音了。

KO第一次发现他可以因为一句话,如坠云端。

等到两人的交流结束,时间已经到了晚餐点。

郝眉这才注意到,和KO一起来的女人一直坐在他们的隔壁桌,他这才知道这个女人是KO的生活助手,KO管她叫小雅。

KO执意要送郝眉回校,一路上,由于小雅坐在驾驶座,她知道郝眉看不到她的正脸,也就开了个玩笑,“老板,你平时不都是要我描述一下外貌打扮的吗?今天怎么没有?”

“我要是能看见他的长相就好了。”KO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他的语气中居然带了一丝失落。

然后有人握住了他的手,放在了一块温热的皮肤上。

“我可以看见你说了什么。”熟悉的机械音围绕在耳边。

所以郝眉一直在盯着自己看?这个认知让KO下意识地动了下手指,发现自己的手应该是被放在了脸颊上——郝眉的脸颊。

“我的手语老师说这样可以让你们『看』到。”

KO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五指张开,抚上了这个人的额头、鼻梁,还有嘴唇。

指腹上柔软的触感还是让KO松开了手,他把手握成拳,才开口,“我知道了。”

然后有些话梗在喉间,突然就说不出口。

车刚好在这时候停了下来,郝眉和KO道了别。

KO坐在车上,把右手张开,轻轻摩擦着指腹,似乎是在回忆刚刚的触感。

小雅透过后视镜,刚刚好可以看到KO的小动作。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无形中被改变了,她想。

他们之间的交流合作逐渐频繁起来,围绕着软件开发的策划已经初具雏形,策划书撰写交给了郝眉,这个年轻的大学生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兴奋了很久。

两个人熟识了之后,KO发现郝眉喜欢肢体接触,大概是听觉缺失的原因,郝眉对于触碰有着超乎常人的热情。但是KO不同,他虽然依靠触觉生活,却对触觉没有依赖感,甚至有点抵触和别人有肢体接触。

郝眉偶尔会向KO学习说话,他会盯着KO的每一个唇形,学着每一个发音,偶尔也会把手放在KO的喉结上,感受声带的震颤。

“我喜欢这些颤动,”郝眉的那款小软件又发声了,“KO,莫扎特的月光听上去是什么样的?”

KO愣住了,他不知道该怎样告诉一个天生失聪的人,这首乐曲听上去怎样。

是夜间的晚风,是月光下的投影,还是围绕那个星体周围的云朵?

可是这些都是比喻而已,不是声音本身。

就像他知道蓝色是天空,是大海,是孔雀翎羽上的光芒。

失明了十六载,他也渐渐遗忘了颜色本身。

他有一瞬间的失神,或许他已经开始遗忘对颜色仅有的记忆,即使入梦,那些光怪陆离的色彩也在离他远去。

“KO?”

“KO!”

有人的手贴上了他的脸,温热的触感让他回过神来,这才发现是郝眉在叫他。

“你怎么了?”

不是小软件的机械音,这是真真切切从郝眉口中发出的声音,听上去还是带着奇异的腔调,在KO耳中却意外地好听。

他抓住郝眉的手,发出一声叹息。

KO的唇形变化太快,郝眉没有看清他说了什么。

看似悠闲的午后,两个人面对面坐在沙发上,电脑里播放着歌曲——

“Where the light shivers offshore

海岸的灯火摇曳不定

Through the tides of oceans

穿过海洋潮汐

We are shining in the rising sun

我们沐浴在升起的旭日下

As we are floating in the blue

我们沉浮在蔚蓝中

I am softly watching you

我温柔地看着你

Oh boy your eyes betray what burns inside you

哦,男孩,你的双眼泄露了你内心燃烧的光

Whatever I feel for you

无论我对你如何倾心

You only seem to care about you

你却似乎只在意你自己

Is there any chance you could see me too?

是不是偶尔也该看一眼我呢?

‘Cos I love you

只因我那样爱你”

一瞬间竟也不知道,唱的是谁的心思。


-TBC-


注:这首歌是woodkid的 I  love you,我私心里很喜欢的一首歌,也是听着这首歌码字的。

所以到底是谁注视着谁,又是谁追寻着谁呢?

嘿嘿,我也不知道呀:-D

对了,大家应该可以看出来,这里的KO的年龄设定是三十岁,比美人大了九岁的样子。

——————————

来来来照例打广告!

百日KO莫活动内容戳这里

看活动文戳 @百日K莫官博 

大家来一起玩嘛:-D

评论 ( 14 )
热度 ( 92 )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