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K莫】交错(七)

*时空穿越题材

*又叫“在不同的时间遇到不同的你”
 

00

“……我是一个SDD患者,同时也是一个旅行者。如果人生是钟表上指针的行走,那么SDD就是我人生旅行的意外和惊喜,而在每一次位移中,我遇到她的几率过半。

……她站在对面的月台,我们之间隔了三条轨道,夕阳铺在她的红发上,那一瞬间,阳光也不及她光芒的万分之一。

我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他们有的带着上班后的疲累,有的满面笑容。

也许有人看到了白云与飞鸟,也许也有人看到了烟尘与颓丧。

但是我只看到了她,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每一下都仿佛在说——

爱爱爱!我爱你!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这是我们第六次见面。

……洁西卡在我面前张开手,在细雨中,她的唇是沾了晨露的玫瑰,她的双眼是乌云也遮不住的最纯净天空。

她问我,『丹尼,你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是我的心,你心中所想就是我心中所想。』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颗心,一直在期待、呼唤与另一颗心相遇。”

——摘自丹尼尔·奥尔森自传《时间、旅行、你》

 
郝眉放声朗读着这些段落,刻意的重读就像是像初学朗诵的孩子,等他抑扬顿挫地念完,终于忍不住笑得跌倒在沙发上。

“有那么好笑?”KO坐在沙发的一端,低下头,放任郝眉把脑袋枕在他的腿上。

“没有,但是外国人的就好像从不掩盖自己的感情,你看这里,”郝眉举起手里的书,指着一段话,“爱爱爱!我爱你!”

KO下意识把手插进了郝眉的发丝。

“等等,我们好像没有说过这句话?”郝眉抬眼,带着点期待,右手勾上了KO的脖颈,“快说!你现在在想什么?”

KO把头压得更低,凑在郝眉的耳边,故意压低了声线,“你是我的心,你心中所想就是我心中所想。”

这是作弊,我的KO怎么这么撩人!郝眉在心里大喊。

与心理活动一点都不相符的现实是,郝眉直接起身,把KO压在了沙发上,直接一个吻招呼了过去。

 
【相溶】

3.2

等到考试周结束,暑假和高温正式降临。

由于致一正式起步,肖奈决定带着公司的新企划,和风腾公司一起合作梦游江湖2,而这也意味着公司要扩招,以及工作量的进一步扩大。

郝眉最后决定暑假留在致一这边,他给父母打了个电话就敲定了这件事,KO倒是没有多问,这些事郝眉一向自有主张。

但是郝眉又是个孩子气的人,在一些小事上,他总一些不同于常人的执着,比如这是郝眉在一次饭后提起的话题——

“所有你第一次见到我,你当时七岁?”

KO本来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谈话,想也没想就“嗯”了一声。

“我不记得这个,肯定是以后的我遇见了你。”郝眉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嘴里嘟嘟嚷嚷。

KO没有应声,只是听着郝眉碎碎念。

“这不公平啊,”郝眉戳了戳面前盘子里的西瓜,“我是八岁第一次见到你,别说你还大了我两岁多……”

所以重点是这个?KO决定还是去洗碗,留郝眉一个人在饭桌边思考人生。

顺带一提,鉴于假期留宿要给学校打申请,不过郝眉忙过了头,就把这茬给忘了,最后还是在宿舍阿姨的好心提醒下,他才知道宿舍假期要锁门了。

为了不流落街头,郝眉当时就想去KO的出租房将就两个月,但是一看KO的小小单人床,这绝对睡不下两个男人,而且那间出租房的条件不是很好,他就自作主张,找了另一个出租房,还跑到KO那里,说可以一起住合租省钱。

KO自然没说什么,拎着东西入住了。

直到入了夜,郝眉躺在双人床上,一脸懵逼地看着睡在他旁边的KO,一时没有想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找这种单间呢?

所以这是在无心插柳之下,同居了?郝眉瞪大了眼,是不是太快了点?他俩才确立关系一个半月啊!

郝眉无力地用手抹了把脸,直到KO把他搂在怀里,他才感受到了周公的召唤。

还不赖,对吧?
  

3.3

于半珊一直都认为,郝眉和KO就是普通办公室恋情,啊?你问他是怎么发现的?不好意思,致一的人基本都知道了,虽然郝眉和KO没有表明,可是他们又不瞎,这俩之间的那种氛围,被于半珊命名为“风油精”,换而言之,辣眼睛。

本来身为单身狗,遇到情侣秀恩爱怎么办?除了自己抱紧自己,他们还是可以相互温暖一下的。

可是到了大四,万年钻石王老五肖奈,却领回了自己的女朋友,而且还是系花,两颗闪光弹往办公室一放,得,这一下是“风油精炒辣椒”了——辣翻了天。

“办公室恋情害死人啊!”于半珊把一摞A4纸放在丘永侯面前,嘴里却是感叹着另一件事。

“专心工作吧,你这样怎么找得到对象?”丘永侯拍了拍于半珊的肩膀,语重心长。

“办公室恋情”这个帽子扣在KO和郝眉头上长达了一年,解开这个结的时机是梦游江湖2正式上线之后的庆功宴上。

酒过三巡,大家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了起来,不知道谁问了一句,“眉哥你和KO谁上谁下啊?”

此话一出,万籁俱寂。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于半珊在心里给这位无畏的壮士鼓了鼓掌。

郝眉被这句话惊得筷子里的螃蟹都掉在了裤子上,他也浑然不觉,还是KO伸手给他清理。

“什么?”郝眉觉得自己耳朵正在发热,一是这个问题的确很令人心跳加速,二是,到底是什么错觉才让他们觉得自己和KO已经滚了床单?

“诶,这是什么表情?”美术部的孩子们永远是不怕死的代表,其中一个人立刻反应了过来,“你们不会还没有……吧?”

“不可能,我们眉哥居然这么纯情。”

“你们都同居了居然什么都没有?”

“我的天呐,眉哥你行不行?”

……

居然怀疑他身为男人的能力?这都是群什么人啊!郝眉还是决定低头吃虾。

大概是眼看着话题就要奔向少儿不宜,肖奈看了一眼自家老婆大人红透的脸,决定先行离场。

没有了大老板的存在感,美术部的人更加肆无忌惮,丧心病狂。

看着场面一发不可收拾,于半珊决定拯救一下话题的分级,立刻抛出了一个话题,也是自己一直想知道的八卦,“我说美人,你当初怎么和KO在一起的啊?难道是因为他帮你写代码?”

这不问还好,此话一出,郝眉直接一口红酒喷了出来,还不幸被呛到了。

这怎么说?难道要说是自己见到了和KO一起滚床单的未来?郝眉咳得一脸通红。

KO拍着郝眉的背,决定由他结束这个话题,“我们早就认识了。”

“什么?你们难道是青梅竹马?”丘永侯拍桌,那个激动的样子,都让人忽视了他的成语错误。

“不是,”KO又把纸巾递给郝眉,“因为SDD,我们早就认识了。”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于半珊却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敢情KO这是在说他和郝眉是命中注定?

想到这一层,于半珊被激出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太肉麻了!简直是对单身狗最无情的嘲讽!

等一众人闹够了,庆功宴也终于在酒足饭饱里落下帷幕。

KO和郝眉一起回了郝眉的房子,郝眉已经毕业,心疼他的父母就给他买了两套房子,说是老婆本,郝眉也没多说什么,带着KO住进了一套面积小点的两室一厅。

所以就目前而言,他俩其实根本没有睡一个床上啊!

浴室里蒸腾出的热气爬上了郝眉的脸,热水从头淋到了脚,他双手抵着浴室的墙壁,盯着自己的脚尖,脑子里全是庆功宴上,大家笑闹的那些话。

其实他和KO恋爱谈了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刚刚才发现,他们两个居然除了接吻,竟然没有更进一步。

然后他就想到了那个躺在床上的,赤裸的,年近三十的KO。

“操!”郝眉粗鲁地抹了把脸,他居然在真真切切地思考这个问题?认真的?

把水温调低了一些,觉得自己差不多冷静下了,郝眉这才穿着睡衣,擦着头发出来。

他第一眼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KO,穿着和他同款的睡衣,只不过颜色不同,一黑一白。

郝眉一下子想到,自己好像和KO买了很多同款的衣服啊?这样很容易被当成情侣款吧?不对,他们本来就是情侣。

KO一看郝眉顶着毛巾出来了,自然而然地走过去,站在郝眉身后帮他擦头发。

头皮上不轻不重的按压不知怎的就让郝眉起了鸡皮疙瘩,他背脊一僵,还是决定问出来,“KO,你是不是不行啊?”

“你说什么?”KO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把手搭在了郝眉的肩膀上。

“呃……”郝眉皱起了眉头,由于看不到KO的表情,导致他根本没注意到KO眼里的暗潮汹涌,“我们在一起也一年了,你说同住一个屋檐下……”

可惜的是,郝眉话没说完,就被KO一把按在了墙上。

“啊?”郝眉被这一下打的措手不及,他看着KO比平时更紧绷的嘴角,还有……那双眼睛,他见过这个眼神,在未来的那个KO身上。

瞬间,空气里像是倒下了滚烫的糖水,黏腻而焦灼。

谁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先开始的,等郝眉稍有意识地反应过来,绵密的吻已如雨下,他能清楚地感觉到那些灼热的气息喷在自己的颈部、锁骨,兴奋本是一星火花,现在却开始燎原,彻底在脑海里燃烧开来。

一阵凉意滑进了衣衫里,却被更灼热的手掌覆盖,有人贴着他的耳边低语,诱哄他,揉碎他,融化他,让他彻底沉浸在这个温热的怀抱中,脑中只剩下了一个人的名字——

“KO……”
  

3.4

KO是个称职的伴侣,或者说,是个全能的爱人,家务和工作,他永远能找到平衡,而且还可以连带着把郝眉的那份家务和工作捎上。

郝眉刚刚从一次位移中回来,他拍了一下KO的背,“算你运气好,能在七岁就遇到二十二岁的我。”

“你见到我了?”KO把两人的衣服叠好,放进衣柜里,又将床单的褶皱抹平。

“你就这么点高,”郝眉显然还沉浸在见到小KO的兴奋里,他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腰间,“我发现你从小就是个面瘫,而且不招人喜欢,居然不愿意叫我哥哥。”

“招人喜欢?你希望我那样?”KO把郝眉圈在他和墙之间。

“才不,”郝眉嘻嘻一笑,“你招我喜欢就行。”

KO很明显被这句话击中了红心,他立刻低头,准备和郝眉交换一个吻,却被手机铃声打断。

郝眉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跑过去接了电话。

KO看着郝眉眉飞色舞地和那头对讲,他听出来打过来的正是郝眉的妈妈。

“什么?”郝眉明显愣了一下,但是立刻又反应了过来,“不不不,我怎么敢嫌弃您老啊?来来来,当然可以来,我家大门常打开啊哈哈哈。”

等挂了电话,郝眉一张脸立刻变得苦哈哈的,他转头看向KO,“我爸妈十一要过来,指名道姓要住这里。”

“那我出去住。”KO点了点头。

“啊?你住出去干嘛?”郝眉一脸不可思议。

“你父母要过来,毕竟我们……”

“所以你以为我在困扰这个?”郝眉站在KO面前,饶有兴味地摸着下巴。

“难道不是?”

KO脸上的不解让郝眉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当然不是,”郝眉笑了起来,“我只是觉得我爸妈过来念念叨叨的,会很麻烦。”

KO觉得松了一口气,但是整颗心又提了起来,“如果你父母要住在这里,这里只有两个房间。”

“对啊,足够了,”郝眉拍了拍KO的脸,“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

话语间足够的暗示,让KO都没有过多的心思去纠正,其实他是见岳父母。

很好,他们的关系公开速度简直是在策马飞奔,不过有什么关系,只要是郝眉愿意的话。

十一长假很快就到了,这次运气好,不用加班赶工,致一的员工得以度过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小长假。

郝眉和KO租了一辆车,直接去机场接到郝眉的父母。

整个过程,KO只是默默地帮郝眉把他父母带来的行李箱和特产放进后备箱,然后又默默地开车把一行人送回家里。

直到KO把郝眉父母迎进门,这才说了一句,“叔叔阿姨随便坐。”

然后KO就转身钻进了厨房。

“你这小子,怎么也不介绍一下这个小伙子?”郝眉的爸爸不满地敲了一下郝眉的头。

“对啊,我一路上都等着你给我们介绍,他是你同事?”郝眉妈妈也戳了一下自己儿子的脸。

“诶,我不是说了吗,他是我室友。”郝眉从鞋柜里拿出两双拖鞋,放到父母面前。

郝眉爸爸一进屋,就看到收拾地整整齐齐的客厅,立刻冲着自己老婆感叹道,“你看,孩子还是要自力更生,一个人住都懂怎么收拾了,我就跟你说过,别宠坏他。”

郝眉妈妈刚想反驳,他俩就听见郝眉说,“哪的呀,都是他收拾的。”

郝眉爸爸顿时无言以对。

直到一阵香气扑面而来,郝眉父母才发现饭菜居然已经做好了。

“哎,爸妈你们别愣着,KO做的菜可好吃了。”郝眉殷勤地把父母引到餐桌前,还把饭盛好。

“小伙子很会做饭哦。”郝眉妈妈赞不绝口。

“所以平时你做什么?”郝眉爸爸敏锐地感觉到自己儿子果然还是个家务苦手。

“家务活他包啦。”郝眉嬉笑着给父上大人夹了个鸡腿。

“你这臭小子不是欺负人吗?”郝眉爸爸立刻板起了脸。

“爸,你看,我又不收房租,再说他也是自愿做这些的,”说着,还拿手肘戳了一下KO的胳膊,“对吧,KO?”

“嗯。”KO只是应了声,还往郝眉碗里夹了一筷子鱼肉。

“话怎么能这么说?”郝眉妈妈觉得这个小伙子一看就是腼腆内向的那种,自己儿子这不就是欺负老实人么?

“眉眉,你都大学毕业了,我居然不知道你是会欺负别人的?”郝眉妈妈放下了筷子,语重心长,“人家给你洗衣做饭,难道是应该的?就是做别人家的媳妇儿都不是这个说法呀!”

“他不欺负我,我就谢天谢地了。”郝眉撇了撇嘴。

“没事,他平时工作辛苦,这都是我应该做的。”KO说了见面以来的第二句话。

这一下郝眉父母更加觉得是郝眉过分了,郝眉爸爸顿时拍了拍桌,“你这混小子,放任你出来读四年,你就学了这么些东西!”

郝眉瞪了一眼顺杆爬的KO,也不再说话,气鼓鼓地往嘴里扒拉青菜。

这表情让郝眉妈妈也心生责怪,“眉眉,你这是什么表情?现在爸爸妈妈的批评你都听不进了?”

KO嘴角轻轻勾了起来,不过他低着头吃菜,除了坐在他旁边的郝眉,也没人注意到了。

到了晚上,郝眉父母才发现一个问题:这是个两居室,那么现在怎么住?

“郝眉你给我睡沙发。”郝眉爸爸指着那个长度刚刚一米九的沙发。

“为什么?”郝眉瞪大了眼。

“你今天就给我睡沙发,好好反省一下。”郝眉爸爸直接下达命令。

“我干嘛要睡沙发啊,”郝眉挠了挠头,“又不是没床睡。”

“你还好意思让别人睡沙发?”郝眉妈妈的语气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他也睡床啊。”郝眉耸肩。

“哪里那么多床!”郝眉爸爸真的有点生气了。

“他和我睡啊,”郝眉一脸理所当然,“都睡了一年多了,虽然那个房的床有点挤,不过都收拾好了,双人床还是让给你们睡。”

郝眉爸爸歪了下头,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睡了一年多什么意思?”还是郝眉妈妈抓住了重点。

“就是字面的意思。”郝眉摊手。

“这小子到底是谁?”郝眉爸爸指着KO,有些疾言厉色。

“我室友啊,”郝眉眨了眨眼,“也是我男朋友。”

这下郝眉父母都有点懵了,郝眉还继续补刀,“你们不是一直说,要我找个贤惠能干的对象吗?你们也看到了,KO的确贤惠能干啊。”

郝眉爸爸听完,发出一个恼火的喉音,直接摔门进了大卧室。

郝眉妈妈的表现还算在控制内,她有点紧张地用手搓了搓衣服下摆,颤声道,“郝眉,这不能开玩笑。”

“妈,”郝眉终于收起了嬉笑的表情,一脸严肃,“我没有开玩笑,我是真的很喜欢他。”

“阿姨,请您相信我们。”KO也站在郝眉身边,语气坚定。

“唉,你……你们,”郝眉妈妈按了下太阳穴,最终只能叹了一口气,“去睡吧,现在太晚了,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好好谈。”

郝眉一直看着妈妈进了卧室,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一手撑在KO肩头,弯下了刚刚挺得笔直的脊背,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憋死我了,还好还好,他们算是没有什么过激举动。”

KO沉默了几秒,然后把郝眉抱在了怀里,他的头埋在郝眉颈间,似一声叹息,“谢谢你。”

“不,”郝眉双手捧住KO的脸颊,吻在他的唇角,“是谢谢你。”

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谢谢你一直为我做的一切。

谢谢你一直,爱着我。

   
-TBC-
   
注:00部分不是编号错误,是与美人有关的剧情和设定补充,和剧情有一定联系。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就说5000+的更新你们怕不怕!

其实这个更新应该写到还要后面一点,但是一写他俩甜蜜的日常我就控制不住我叽己啊!爆了肝都觉得不够_(:зゝ∠)_

埋的线索要开始收了,后面又要开始穿越时间啦。

这个病啊,一句话,焉知祸福。

评论 ( 10 )
热度 ( 129 )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