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百日K莫第二十二日】有所失(一)

*残疾AU

*只在百日K莫活动连载

*不虐

*预计三发完

 

(一)

郝眉出生的时候,和普通的婴儿没有什么不同,哭声响亮,皮肤皱皱的。

然而在他八个月时,父母却发现他对声音毫无反应,他是一个先天性失聪的孩子。

失聪的连带影响,导致了他的发声系统不完善,他能发出一些咿咿呀呀的声音,但是毫无意义。

父母对自己的孩子总是带着私心的,求医问药跑过很多医院,结果都不尽如人意,最后的盖棺定论下,却突然明白,他们如此爱他。

那这个孩子值得最好的。

在父母的呵护下,郝眉的童年并没有因为这个残缺而笼罩上阴霾,相反,他比任何孩子都要乐观开朗。

他从不认为自己失去了什么,因为从他记事起,他就未曾拥有过。

于是郝眉有幸跟着父母踏遍了山河锦绣,他见过飞鸟掠过孤峰苍松,也在一泻千里的瀑布下感受过清凉的水珠飞溅在脸上。

郝眉近乎贪婪地喜欢着这个世界的每一种色彩,用着触觉、嗅觉和视觉去感知身边的一切。

他第一次产生想要说话的欲望是在八岁,站在海边,海水没过了他的脚踝又退去,脚掌微微陷入并不算细腻的沙粒,海风将他包围,带来了盐味。

他抬头,海面蓝的不与他记忆里的任何一种颜色相重叠,而天空纯净的通透遥远,一瞬间,恍然觉得他就是地上的细沙之一。

他奔向自己的父母,指着天上的海鸟,指着天上的云朵。

他想欢呼,想高声告诉自己的父母,他见到了棕榈树在海风的吹拂下摇曳生姿;他见到了浪花是如何砸向礁石,又如何破碎如雪……

然而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即使风灌进了喉咙,肺叶鼓起,他口中的声音只能是如呜咽的破碎嘶哑。

父亲把他抱起来,揉乱了他的头发,母亲则是用手语向他询问着。

他扭头,看见海水已经将他的足迹抹平。

“我能学说话吗?”他伸出双手,向母亲发问。

母亲的神情中带着诧异,温柔的女人最后还以一笑,“当然。”

然而学语的过程艰难而缓慢,他要将手放在母亲的喉间,感受着皮肤下的震动,学着每一个字的口型,但是他无法控制音量和语调,这导致他说出来的语句带着奇异的腔调。

他曾对着镜子张大了嘴,观察着喉咙深处的状况,但是他看不清。医生告诉他,他的发声系统是完好的,可在那咽喉深处,他知道那一套完好的发声系统可能永远找不到合适的用法,这和发声没有关系,有关系的是他的听觉。

学习简单的日常用语花费了他不少精力,却发现这些“谢谢”和“你好”并不能给他的日常交流带来多大的便利。

别人依旧不理解他要表达的意思,就像他不能理解莫扎特的月光和窗外的那个银色的星体有什么区别。

直到十二岁,郝眉第一次接触到了计算机编程。

他突发奇想,要是这个玩意能帮他说一段完整的话呢?

于是他又把自己的时间花在了阅读和学习上,耗在了那些在寻常孩子眼中高深莫测的编程书籍里。

十六岁,他独立开发了一款语音软件,它可以说出郝眉想要表达的意思,只需要在键盘上敲打几下。

当他第一次用电脑说出“我想这次需要夸奖这个软件超棒的”时,他看见了父母脸上欣慰的笑容。

而在互联网上,他发现敲打键盘这种交流方式比他的日常更加方便快捷。

后来他在一个计算机论坛里认识了一个和他志趣相投的人,那个人的网名很简单,只有两个字母:KO。

他们起初只是相互交流软件的构成,代码和程序,到了后来,郝眉发现KO对语音软件的执着和他如出一辙,就逐渐有了关于日常生活的交流。

他在屏幕这端敲打出一行字:“我开发这个软件,是因为我需要世界能听到我的声音,你呢?”

“我需要听到这个世界的声音。”KO这样写到。

郝眉一瞬间很好奇屏幕那边的KO是个什么模样。

失聪并没有给郝眉的求学带去多大的障碍,优异的成绩和科技创新证书成为了他进入高校的敲门砖,而他也进入了梦寐以求的计算机系。

也是这个时候,他和KO有了书信上的往来。

KO似乎很喜欢旅行,他也喜欢给郝眉寄上当地最美的明信片,有的是异域的建筑,有的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还有的是郝眉最喜欢的大海。

每一张明信片上都有一句或者两句话,有问候,也有寒暄,但是说实话,字体算不上好看,甚至有点歪斜,偶尔还会出现两个字有叠加的地方。

这有点不对劲,郝眉想。

KO一直是个严谨细心的人,从他编写的程序上就可以看出来,发生这种错误简直天方夜谭。

直到一次偶然的交流中,郝眉才发现KO就定居在他大学所在的城市,他当时就发出一声惊呼,声音应该很大,他脖子都能感受到震动,果不其然,室友把抱枕砸在了他头上。

他向室友说了一句“对不起”,也不管有没有被听到,直接在手机上打下一行字:“要不我们见个面?”

KO那边突然没有了反应,郝眉疑惑的看了一眼时间,应该还不是睡觉的时候啊。

等了五分钟,手机的震动才让郝眉回神,那边的人回了一个字:“好”

见面的地点定在一个咖啡厅,郝眉先到了,他坐在离窗口最近的桌子,透过玻璃幕墙,外面就是车水马龙的街道。

郝眉不喜欢过马路,因为他听不到那些鸣笛声,他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跟随人群或者走地下通道,这也导致了他一个人出门会花费比常人更多的时间。

门口停下了一辆黑色的轿车,郝眉歪了下头,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那里面的人就应该是KO。

从驾驶室下来的是个年轻女人,郝眉一愣,心想大概是认错了。

然而从车里面下来的另一个男人吸引了郝眉的目光,那个男人戴着墨镜,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装,身姿笔挺,或者说他的背过于直了,有点矫枉过正。

他和女人交谈了几句,女人就开着车走了,侧过身来的时候,郝眉才发现那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根拐杖。

当男人用拐杖敲击着地面的时候,郝眉这才反应过来——那并不是拐杖,那是导盲杖。

咖啡厅的服务人员贴心地给男人拉开门,郝眉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个男人有节奏地敲击这地面,然后停在了他所在的桌子前,他的手摸上了桌子边缘,动作缓慢,却不笨拙。

男人终于坐定,把导盲杖轻轻靠在墙边,这才摘下墨镜。

这个男人有双如墨玉的眼睛,如他本人一样,深沉内敛。

郝眉眨了眨眼,他又看到了男人开口。

他看到男人说,“你好,我是KO。”

郝眉突然明白了KO之前所说的含义。 


“我需要世界能听到我的声音,你呢?”

“我需要听到这个世界的声音。”

 

-TBC-


不长,奉献给百日K莫的文,就是个互相温暖的故事呀~

——————————

来来来照例打广告!

百日KO莫活动内容戳这里

看活动文戳 @百日K莫官博 

大家来一起玩嘛:-D


评论 ( 25 )
热度 ( 139 )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