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K莫】交错(五)

*又叫“在不同的时间遇到不同的你”

*时间穿越梗

【交汇】

00

“同位互换,是SDD患者病征的一种,主要表现为患者个体和某一时空的自己发生等位位移。此时患者个体进行了全等位的互换,这是时间病理学家乔纳森·琼斯在调查分析了多个病例之后发现的现象。乔纳森认为,同位互换和时空弹回的特质是一样的,它们都是时间的自我保护机制,在维度法则的约束下,为了防止SDD患者在位移时,两种相同的维度准则发生碰撞,所以互换患者的时空位置最为稳定。但是也有专家认为,同位互换很大程度上只是一个概率事件,因为发生同位互换的概率很小,不能构成保护机制。

目前,对该现象的成因依旧处于争论中,尚未有充足的事实案例证明任何一方的观点。”

——摘自佟伟的论文《浅谈同位互换是与非》

 

郝眉第一次发生同位互换的时候,他已经快二十一岁了。

那一瞬间他觉得,相比他十岁时上厕所发生位移那次,简直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

他刚换好睡衣,正准备上床睡觉,“唰”的一下,周围的景色就变了。

他发现他自己正站在一张双人床上,面前就是暖黄色的床头灯,他低下头,先是KO泛红的脸,然后是……

郝眉瞪着立在他双腿之间的……KO的小兄弟??!

“卧槽?”吓得他直接从床上摔了下去。

“你你你!你怎么没穿衣服!”郝眉捂住眼睛,瞬间从脖子红到了耳朵尖。

他听见KO发出一个意义不明的气音,然后是一句,“时间。”

“什么时间!”郝眉依旧捂着眼睛,感觉整个脑子被搅成了一团浆糊。

“你来的时间。”KO的语气里带着一点无奈。

“2014年5月19啊!”郝眉吼了一句,坐在坚实的木地板上,他这才感觉到刚刚摔下来的时候,屁股真的很疼。

“哦,你可以把手松开了。”KO又说。

“真的吗?”郝眉依旧不敢放下,刚刚的画面太有冲击了,他觉得自己就算有再强大的心理承受力,也受不了这个刺激。

“真的。”

KO说完,还发出了一声挫败的呻吟,郝眉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郝眉微微睁开眼睛,从指缝之间偷瞄了一眼,看到KO把被子拉到了腰部,双手环抱在胸前,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了自己捂着眼睛的手。

不过他也不敢站得太近,把整个后背都交给了墙,那个架势就好像眼前的人是洪水猛兽一样。

“现在是2021年6月17号。”KO语气依旧是郝眉记忆中的淡漠样子。

可是他泛红的眼角和脖子上的吻痕都在证明他的淡漠根本没有说服力,郝眉稍稍移开了目光。

“我是不是打扰了你的好事?”郝眉捂着自己的小心脏,看着双人床上凌乱的痕迹,不,自己还是个宝宝,他什么都不懂。

“嗯。”

“我绝对不是故……”

“意”字还没出口,郝眉又一次大脑当机了——为什么KO床头柜上照片里的那个人,那么像自己?

“那是谁?”郝眉颤颤巍巍伸出一根手指,指着照片。

“郝眉。”KO说。

“什么?”郝眉转头。

“我是说,那是你,”KO看着大受惊吓的郝眉,似乎在笑,“二十七岁的你。”

郝眉没有再说话,他靠着墙,盯着地面,一时消化不了眼前这过大的信息量。

一直到郝眉重新回到了自己寝室,他都处于灵魂出窍的状态。

是寝室门锁转动的声音让他回神,于半珊和丘永侯回来了。

他不自觉抖了一下,毫无目的地坐在自己桌前,发现自己的桌子上贴了一张便利贴——

“你应该庆幸我出现的时候,愚公和猴子都不在寝室。”

字迹就是郝眉自己的,但是写得龙飞凤舞,似乎带着一点怒气。

很好,现在完全能确定,他刚刚是打断KO和谁的好事了。

郝眉一把揉皱了那张便利贴,突然觉得心好累,只想和未来的自己打一架。

 

2.0

5月18日,这是郝眉他们的手游要正式推出的日子。

随着时间的临近,整个手游的检测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不得不说,肖奈作为决策者,在他的领导下,平台、宣传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而KO,他在有条不紊地慢慢入侵郝眉的私人空间。

郝眉喜欢上了一款新游戏,他帮着郝眉一起练。

郝眉的日用品用完了,他帮着郝眉挑。

郝眉说食堂的菜吃厌了,他就亲自从超市买来食材,翻着花样做给他吃。

郝眉……

或许郝眉自己都没有发现,他每次做完自己的活,下意识的就是去找KO。

不过KO从来不缺的是耐心,尽管未来的郝眉在诱惑他,他的心也在怂恿他,但是他更希望郝眉能自己发现,不论他走了多远,回头的时候,总会看到自己就在他身后。

最近的工作也忙得脚不沾地,每天和郝眉打个照面就匆匆忙忙地坐在电脑前,拿着实验手机一遍遍测试。

等到5月19日下午五点,他们五个人挤在电脑前,每个人握着自己的手机,安静又期待地等着首日下载数据。

整个办公室落针可闻,所有人屏住呼吸,就为了看到那个决定成败的数字。

“首日下载量……”郝眉一点点向下滑动鼠标滚轮,“十……十万!”

于半珊和丘永侯发出欢呼,伴随着兴奋的击掌声。

所有人半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下,郝眉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挨个和战友一一拥抱。

KO是第二个,他身体微微前倾,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内心是多么期待这个这个拥抱。

郝眉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双手环在KO的背后,轻轻地拍了几下,边拍边笑,“来来来,辛苦了,辛苦了。”

声带引发的震动传到肩头上,一瞬间让KO有点喉咙发痒。

“我要回去睡觉!累死了!”郝眉放开最后一个抱住的肖奈,高举双手欢呼。

于半珊和丘永侯表示要去买袜子,就先离开了。

KO照例把郝眉送到了寝室大门口,郝眉笑嘻嘻地拍了一下KO的肩膀,“辛苦你了,以后公司就正式开始营业啦,估计到时候要更忙。”

“没事。”KO勾了一下嘴角,整个人都柔和了许多。

“那我进去了。”郝眉和KO道别,转身走向寝室楼道。

在踏上第一阶台阶的时候,郝眉下意识地回了下头,刚刚好看到KO正默默注视着他。

郝眉一愣,又露出一个笑脸,冲KO挥了下手。

看到KO点头示意,郝眉这才上了楼。

 

2.1

KO回到自己的出租房时,天还亮着,一点点橙色的夕阳从地平线下面透出来。

他刚准备给自己做顿简易的晚饭,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是郝眉。

“喂?”

“呃,KO啊……”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支支吾吾。

“嗯?”

“那个……你现在方便出来吗?”郝眉的语气有点虚。

“发生了什么事?”KO皱起眉头,有点担心。

“啊,不是,待会西院门口见!”郝眉说完,竟然直接挂了电话,语速快得让KO差点没听清。

KO直觉事情不对,转身抓过桌上的钥匙就出了门。

他赶到到西院门口的时候,郝眉已经站在那儿,两只手插在卫衣口袋里,左脚前后磨蹭着地面,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KO几步就走到郝眉面前,有点紧张地上下打量着他。

“介意一起散个步吗?”郝眉挤出一个局促的笑脸。

“好。”KO想也没想地答应了。

他们俩就这样并排走在校道上,身边不时路过一些学生,有的是小情侣,有的是结伴而行的朋友,他们都姿态亲昵,带着或轻柔或爽朗的笑意,唯独他们两个之间的气氛是一片寂静。

一直到走到了夜幕终于披星降临,弦月也拎着一捧银光挂在天际,但他们依旧没有一句对话。

两个人漫步在人工湖边的石子路上,湖面微澜,一切声响似乎都隐匿在黑夜里,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

郝眉突然停了下来,KO也站定,安静地看着他。

月色投射在湖面,而夜色逐渐浓重,湖水也浸染了夜的生辰,刚刚冒出水面的荷叶都被染成了深绿色,叫人看不真切。

KO一瞬间想把一切话倾泻而出,就这样袒露给眼前的人,他的想法,他和他的相遇,他的,爱恋。

然而理智还在犹豫,这是现在的郝眉需要的吗?现在合适吗?

心思几经辗转,终于决定开口,需要与否,就让对方决定。

“我发现一件事……”

出乎意料的,先开口的是郝眉。

KO选择了聆听。

“关于你伴侣的事,”郝眉扭过头,目光游离在湖面的弦月投影上,“其实你从来没说过你伴侣的性别,从来没有……”

KO听见有风扶过头顶的水杉,他开口,“所以?”

“我今天,就在刚才,发生了位移,我又遇到了你,”郝眉的目光终于定格在KO的双眼,“种种迹象,都在暗示,我们……”

KO的眼神看不真切,黑夜遮盖了其中的情绪。

郝眉咬了咬下唇,说,“我们在一起了,在未来。”

KO眼眸闪烁,他感觉自己的心就像飘摇在水中的那个弦月倒影,“那么,你的看法?”

“我不知道,”郝眉的语气透露出一股茫然,他抬起自己的右手,五指合拢又张开,“如果只是因为未来的提早透露,如果说这是命运,是既定事实,可是这公平吗?它似乎没有给我们选择,如果这不是你想要的,那么这一切就都不对。”

“这就是我想要的,”KO伸出自己的手,盖在了郝眉的右手上,“这是我的选择。”

“可是……”郝眉依旧在犹豫。

“它只是一个契机,”KO的语调平静,“吸引我的,只是你而已。”

郝眉盯着KO的手背,呐呐地说,“这很奇怪,真的,我们认识了不过五个月,可是却已经经历了对方大部分的人生。”

“所以你的选择是什么?”KO询问,声音轻柔地就像刚刚掠过郝眉发梢的清风。

“我是一个SDD患者,”郝眉抬头,把他所有的忧虑吐露,“我们有一个称号,被时间遗忘的人,我每一次发病,其实都在担心下一个时间在发生什么,我是否会遇见我最重要的人离去?我会没有征兆地消失,然后又带着不知道什么样的过去和未来出现,你确定你要的是这种错乱的生活吗?”

“我会陪着你。”KO认真地看着对方的眼睛,他从对方的话语中听到了对自己的关心,他笃定自己的决心能透过黑夜的遮挡传递给眼前的这个人。

“所以,”郝眉握住KO的手,“我们这算恋爱了吗?朝着既定事实发展?”

“未来的事,交给时间本身。”KO向前迈了一步,把郝眉拉进自己的怀里。

刹那间,郝眉突然明白过来,什么时空位移紊乱综合征,什么既定事实,都没有眼前的这个人重要。

郝眉伸手抱住了KO后背——

他怀里抱着的就是自己的未来。

-TBC-

嘛,写表露心迹好难哦QAQ

虽然迟了点,但是假期没过,所以大家节日快乐呀~

2号下午我将奋战在火车上,愚蠢如我,居然忘记提前买票,如果我没有更新,那一定是火车的错_(:зゝ∠)_

评论 ( 23 )
热度 ( 164 )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