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K莫】交错(四)

*又叫“在不同的时间遇到不同的你”

前文:【一】  【二】  【三】

【交汇】

1.2

2014年的第一个小时,郝眉和KO是在压马路之中度过的。

郝眉本来想回KTV,但是被他室友于半珊一句“我们决定去老三家里玩”打得措手不及,他把手机稍微放下来一点,向KO询问,“呃,介意去我朋友家吗?”

“不用,我可以自己回去。”KO摇了摇头。

郝眉稍微犹豫了一下,又问,“你住学校里吗?”

“没有,在学校附近。”

“这样,”郝眉眼睛一转,就冲着电话那头说道,“我不去了,什么?我回宿舍啊……有人陪我回去,放心吧,你们自己玩好,回见了您嘞。”

KO看着郝眉迅速地挂了电话,挑了一下眉,“你现在回寝室?”

“你不是住学校旁边吗?刚好可以一起走。”郝眉把手机放进兜里,冲KO摆了摆手。

KO看了一下时间,却说,“现在这么晚了,可能没车。”

“谁说要坐车了?”郝眉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压马路回去。”

“走回去?”KO发问。

“走回去。”郝眉郑重的点头。

凌晨一点的马路,除了亮黄的灯光从头顶投射下来,就是他们两个不轻不重的脚步声。

太安静了,KO想。

“那个……”郝眉突然出声,在寂静的街道上显得异常清晰,他吸了一下鼻子,皱着眉头,似乎在寻找一个合适的语句来开始。

KO也转头看向他。

“我见过你五次,应该。”郝眉想了半天,才找到一个他认为合适的开场白。

KO没有停下脚步,却顺着郝眉的话头接了下去,“六次。”

“诶?”郝眉愣了一下,才发现KO是在说他遇见自己的次数,又吸了一下鼻子,“居然比我还多一次?”

“最近一次就是今天……昨天早上。”KO想起了那个在他怀里熟睡的孩子。

“说说?当时我看上去多大?”郝眉一下子来了精神。

“大概,九岁?看上去不超过十二岁。”KO的语气也变得温和。

“哦!”郝眉搓了一下手,“是九岁,时间有点久了,我记得应该是在一个房间里?我当时快睡着了,结果却发生了位移。”

“嗯,是我的出租屋,”KO顿了一下,看到郝眉兴奋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你似乎很开心?”

郝眉却是哈哈一笑,“这就像个解谜游戏,不同的时空,不同的我们,然后又会一一对应,其实很有意思不是吗?”

KO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向前走。

“我记得上次见你时,我十七岁,不过那个时候的你,看上去已经很习惯我就这么突然出现,相当娴熟地自报年龄。”郝眉也没有管太多,自己一个人说得起劲。

“年龄?”KO瞄了一眼郝眉,有点好奇自己的未来是个什么样子。

“啊,你那时候已经四十岁啦,当时还给了我一块蛋糕,别说,挺好吃的,”郝眉说到这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看着KO笑得有点狡黠,“我看到了,你左手无名指上戴着戒指。”

KO一愣,停下了脚步,有点吃惊地看着郝眉,“我结婚了?”

郝眉歪了下头,“这很奇怪吗?我十二岁见到你的时候,还是在一个花店门口呢,你居然问了我什么鲜花最合适。”

KO脸上惊讶的表情更明显了。

“你说那天是纪念日,要买花给自己的伴侣,”郝眉说到这里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自己的头,“其实我个小屁孩懂什么啊,就指了一下我挺喜欢的那个花和玫瑰,店主说这样的组合太奇怪,不过你居然同意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个花是桔梗。”

KO听到这里,发现很难想象出一个自己去花店买花的情景。

“你以后要是遇到了十二岁的我,可千万别听我的。”郝眉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怎么?”

“桔梗的花语不适合结婚纪念日这种日子啊,我后来都有点担心你老婆有没有找你麻烦。”郝眉撇了一下嘴,脸上赧然。

KO的神色有点复杂,这才继续向前走,“我还是很难想象。”

“这有什么?”郝眉跟了上去,语气轻快,“我还挺好奇的,不过你又不说你的妻子是谁,只是说我认识。”

KO又选择了沉默。

郝眉耸了耸肩,又说,“对了,你应该见过未来的我?”

“见过。”KO点了下头。

“哇哦,我看上去怎么样?”郝眉就像一只见到了小鱼干的猫,眼里全是兴奋和好奇。

KO想到了十四岁那年遇到的郝眉,成熟稳重,和现在的他有很大的不同。

“西装革履。”KO说。

郝眉也是一愣,又觉得有点好笑,“我也很难想象,我居然也有穿西装打领带的那一天?”

说完,他做个了鬼脸。

KO侧过头,刚好看到了郝眉的侧脸,不自觉勾了下嘴角。

“你应该多笑的。”郝眉突然说。

“什么?”KO总觉得,似乎在他面前,自己很容易走神。

“笑起来,”郝眉用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我还记得当初见到四十岁的你吓了一跳,你笑的太灿烂啦。”

“是吗?”

KO听见风拂过金叶女贞的叶梢,和郝眉欢快的话语融为一体,明明是一月,却听上去犹如春季来临。

路灯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老长,然后在某一点交汇。

1.3

其实之后的生活,并没有太多的交集,除了郝眉偶尔过来KO所在的食堂吃个菜,他们真正接触的时间少之又少。

而且到了一月中旬,考试周临近,郝眉要穿过大半个校园过来这边吃饭似乎更难了——至少KO是这么想的。

然而今天,KO从食堂外面帮着工人搬来一筐子土豆的时候,刚刚好看到了郝眉——他就坐在食堂的玻璃景观墙下,咬着笔帽奋笔疾书。

“诶?KO啊!”郝眉抬头,冲着KO招手示意。

KO点了点头,又看到郝眉面前摆了一堆书和A4纸,“你在这里自习?”

“图书馆满员啦,”郝眉用笔在本子上划掉了刚刚的运算结果,边写边说,“寝室里袜子成堆,我发现还是这里最安静。”

KO看郝眉写的认真,也没打扰,就把土豆搬进了大厨房,等他把一切都处理好了,自觉地坐在郝眉旁边,他拿过郝眉丢下的草稿瞄了一行,开口就是,“这不是你们的期末考试的课程,你在编程,做软件吗?”

“哈?”郝眉抬头,有点震惊,明白过来顺势拿着笔指着KO,“哎呦我去?内行?”

“不算,”KO把草稿放下,向后轻轻一仰,靠在了椅背上,“自学过一些,不成体系。”

“等等,你怎么知道这不是我考试的内容?”郝眉放下笔,有点疑惑。

“因为我也看过你们的教材。”KO把手环抱在胸前。

“哦,自学成才?”郝眉也把手里的笔放下,给KO抱了个拳,“兄弟,我要对你另眼相看了。”

“所以是准备做软件吗?”

“不是,是个手游,”郝眉伸了个懒腰,“不过现在都还没有正式开始制作,等完成了,我们就准备投入市场,做探路石用的。”

“你们?”

“对啊,我们寝室四个,准备先做一个工作室,然后就是公司啦。”郝眉说到这里,脸上全是自信的笑容。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个笑容感染,KO也轻轻笑了起来,“祝你成功。”

“哎,借你吉言,”郝眉顿了一下,抽出一张A4纸,“不过我有个问题,你能不能看看?”

“方便吗?”KO没有主动接过来,毕竟这算是别人的商业机密?

“没事儿,自己人。”郝眉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

KO这才接过来,拿起笔点点画画起来。

他的行动比郝眉意料中的更有效率,几下就找到了关键问题,并且提出了自己的一套看法和方案。

“你是妖怪吗?”郝眉看着KO的设计建议,忍不住发问。

“你好像在我八岁的时候就这么问过。”KO放下笔,还顺带帮郝眉整理了一下堆得乱七八糟的资料。

“你就是妖怪,”郝眉砸吧了一下嘴,“我当初就觉得你这小孩不一般。”

“我应该说,多谢夸奖?”KO挑眉。

郝眉一听,笑嘻嘻地说,“不谢,你真客气。”

KO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们针对着专业知识问题进行了一个下午的讨论,郝眉发现和KO一起解决问题的效率比平时高了一截,于是KO在郝眉心中的形象也顿时高了一截。

好像每一次遇见KO,都会刷新一次对他的认识,郝眉心想。

直到食堂的张叔过来叫KO去大厨房,这次对话才暂时结束。

“诶,下次还有问题可以一起讨论啊,我觉得你做厨师真是屈才了。”郝眉故作深沉地拍了拍KO肩膀。

“好。”KO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于是想当然的,KO被郝眉顺势给引荐给了他的室友,他也居然就这样成为了他们工作室的一份子。

“我就知道我们一定是同事。”郝眉当时是这样对KO说的。

于半珊却是嗤之以鼻,“对,你什么都知道。”

“老子可是时间旅行者!”郝眉反驳。

KO看着和室友争论不休的郝眉,发现也就只有眼前的这个人,可以把时空位移紊乱综合征说的如此大气磅礴了。

1.4

时间慢慢进入了三月,新学期伊始。

随着技术上的交流日益频繁,两个人的来往也越来越密切,在郝眉看来,他们两个已经是无话不谈的好友了,当然,大部分时候是郝眉自己在无话不谈。

工作室的领头人肖奈弄到了一处办公地点,就在离学校不远的计算机高科技园区,毕竟现在大学生创业补助优惠条件很多,他们也拿到了一些便利。

到了四月,一切准备就绪,游戏更是进入了制作的最紧张阶段,由于他们都是学生,每天除了上课还要一遍遍修改调试,各种小细节修修补补,饶是年轻人有一腔热血,也有点吃不消。

不过郝眉却是相对轻松一点,因为KO会帮着他分担一些工作。

有时候郝眉的室友于半珊就会连连感叹,交个能干的朋友真是太重要了。

“其实你不用这么拼命地帮我。”郝眉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勺,打了个哈欠。

“没事。”KO眼睛盯着电脑屏幕,检查着一行行程序。

“哎,你做了这么多,我多不好意思啊,这个暂时又没有薪水,”郝眉一口气喝掉了杯子里的咖啡,“老三也是,不把你当外人,当牲口使唤呢?”

“我答应过,帮你们免费做一年。”KO的语气就像是说今天的天气不错。

“啥?”郝眉一把抱住了差点掉在地上的杯子,避免了杯子粉身碎骨的命运,这才有惊无险地发问,“什么时候的事?”

“就你引荐我去见他们的晚上,”KO瞥了一眼郝眉,继续说,“我和他比赛输了,赌约就是这个。”

“我就说老三是个心机boy啊,你怎么能跟他比赛呢?”郝眉显得有点愤愤然。

“愿赌服输。”KO做完最后的扫尾工作,这才松开了鼠标。

“你这人,就是太实诚。”郝眉摇了摇头,做惋惜状。

“你今天还有安排吗?”KO看了一眼挂钟,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没有啊。”

“今天周三,你明天不是有课?”

“我在等你啊。”郝眉的语气理所当然。

KO一愣,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郝眉的脸逆着光,有一点看不真切。

“谢谢。”KO说。

“你跟我客气什么,”郝眉摆了摆手,“做完了吗?做完了就回去。”

“嗯。”

KO照例把郝眉送到寝室门口,虽然郝眉也抱怨过这么做显得他跟个小姑娘似的,但是终究也只是抱怨而已。

看着郝眉的身影消失在宿舍的楼道里,KO这才转身离开。

其实他们真正认识的时间不算长,算到现在,四个月零十一天。

但是他记得每一个相处的细节,记得郝眉笑起来时嘴角的弧度,记得他在键盘上跃动的指尖,还有他看向自己带着纯粹笑意的双眼。

一切的一切,都生动鲜明得过分,就像是灵魂最深处的烙痕。

他明白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

KO把钥匙插进门锁孔,突然想起了郝眉说过的话——

“我还挺好奇的,不过你又不说你的妻子是谁,只是说我认识。”

妻子吗?

KO把外套扔在了椅子上,顺势倒在床上,和衣而卧。

他是在半夜被惊醒的,有什么东西坠落在身边。

半梦半醒之间,视觉系统似乎还没有开始运作,他看到的只是一片黑暗。

但是听觉却捕捉到了身边悉悉索索的声响,刺激着他还未能从疲惫中解放出来的神经。太阳穴有点隐隐作痛,KO本能地伸出手摸索着墙上的床头灯开关。

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无意中摸到了什么东西——温热柔软的,这是?

“啪嗒”一声,光明和清醒一同归位。

郝眉?

暖黄色的灯光下,躺在他身边的男人抬手遮了一下眼睛,应该是突然被光刺激,有点不适。但是……他一丝不挂,肩膀和锁骨都可以见到点点的红痕,任何一个成年男人都能猜出之前发生了什么。

“开灯做什么……”郝眉嘟啷了一句,声音有点嘶哑,带着惺忪的睡意。

暧昧的灯光,寂静的深夜,这个人就这样带着一身情欲的痕迹突然出现在他身边,KO有些无措和躁动的同时,又想起之前的种种思绪,竟然在舌尖品尝到了一点涩意。

“怎么了,KO?”郝眉正在努力从睡意中挣扎出来,眯着眼睛看向身边的人,似乎是感受到了KO的情绪波动,直接靠了上去,一手搭在KO胸膛,“大晚上不睡觉,你不累我还累啊。”

KO一瞬间无法动弹,郝眉靠得太近了,温暖的气息就那样喷在自己的脸颊边,引起了点点痒意,而这一丝丝的痒又似乎化作了丝线,流淌进他的血液里,慢慢缠裹了他的心脏。

感受到身边人的僵硬,郝眉有点疑惑,他习惯性地把唇凑到KO耳边,像是要落下一个吻,又带着KO不曾见过轻佻——

“半夜忏悔把我折腾得太惨吗?我居然不知道,你竟然是敢做不敢当的?”

显而易见的调情,就像是夜空里最明亮的焰火,引爆了沉寂已久的火山。

KO只觉得脑子里像是正在被熔岩舔舐,理智正在被摧毁,还来不及发出呻吟就被欲望淹没。

郝眉又打了一个哈欠,似乎是不满意眼前人的安静,干脆整个人栖身上去,伸出双手就掰过了KO的脸。

脸颊上温热的触感让KO的理智彻底崩盘,他就这样被半强迫地看向对方的双眼。

郝眉有双好看的棕色眼睛,带着灵气,就像是山野间跃动的晨光。他见过这双眼睛里带着笑意、坚持、狡黠或者疲惫,可是他从未见过如此柔软的爱意,尽管带着一点湿润的泪水,但是那就像是笼罩在镜面上的一点薄雾。

他一瞬间就透过那些雾气,从那双眼睛里面看到了他们的过去,现在,甚至未来。

人们都说,当理智无法正常工作的时候,人就只能感受到最原始的情感了。

KO现在天杀的赞同这句话。

“啊……现在是什么时间?”郝眉显然明白了过来,顿时睡意全消,立刻停止了暧昧的举动,胡乱地把自己裹进了床单里。

KO晃了一下头,脑子里大声呼喊着,要自己的理智归位,却是努力了一阵子才摸索到床边的手机。

“呃,2014年4月12日凌晨三点四十。”KO机械地复述着手机显示屏上的信息。

“2014年?”郝眉恍然大悟,忍不住笑了起来,种种迹象、片段在他脑海里连接成串,他的神情像是在回味什么好吃的糖果,“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郝眉从未如此感谢SDD,在时间和空间里,跳跃、穿行,而一切谜团与真相,就像一个莫比乌斯环——一切的终点又是一切的起点。

神秘,却又迷人。

“我就给你一个建议,”郝眉挑了下眉,这个神情就像是KO常做的,“不要太纠结,顺应你的心。”

看着眼前还在发愣的KO,郝眉笑得乐不可支,耸动的肩膀把半边床单抖落下去,露出了大半胸膛都浑然不觉,“天呐,我待会回去了,一定要狠狠地嘲笑你,太有意思了。”

郝眉捂着肚子,终于停了下来,冲KO眨了眨眼睛,“哦,还有,鲜花里面我其实只懂玫瑰的意思。”

带着这句意味明显的暗示,郝眉就消失在KO面前,只留下床单一角轻飘飘的落下。

KO睁着眼睛,手里捏着床单,后半夜,彻底失眠。

TBC

美人教你自己如何给自己当助攻:-D

更新什么的。。。我才不知道阴阳师是什么呢【抱头跑】

评论 ( 42 )
热度 ( 204 )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