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K莫】交错(三)

00

“时间和空间是维度分布的基本特征,维度法则就是时间和空间的准则,人类目前对其的研究仍处于初始阶段,该法则由物理学家詹姆斯·M·戴维在1933年首次提出,经过了近七十年的研究与演变,发展成为了如今的维度定向性学说,它的发现给科学家研究时间和空间的延伸与演变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专家们普遍认为,个体所在的维度都处于一个准时空下,即每个个体的维度法则均唯一,这就叫个体唯一性准则,它是指在某一时空维度下,该个体所处的时间和空间均唯一。所以对于SDD患者而言,他们在病发时,无法与自己的个体进行直接的交流,因为他们都拥有相同的维度准则,在该前提下,如果发生时空位移,SDD患者会被立刻弹回他的正确时间线。这种情况被称为时空弹回,是SDD患者的明显病征之一。”

——摘自《SDD病理研究报告(2005)》

 

“所以这就是我今天被莫名其妙弄过去,又莫名其妙在下一秒回来的原因?”

十六岁的郝眉坐在主治医生的面前,一张嘴张成了O型。

“应该是,所以你见到了你自己吗?”医生有点紧张兮兮地发问。

“哦,”郝眉瘪了下嘴,想了想,“是看到一个小孩,应该是我小时候的样子,我想问他一下,然后就像被什么东西推了一把,就回到了现在。”

“那希望你下次小心,有时候时空的反弹情况还是会比较严重的,容易发生意外。”医生边说边在郝眉的病历本上写下了诊断。

“很危险吗?”郝眉的母亲握着儿子的手,听到医生这么说,也有点怵。

“啊……”医生发出一个无意义的音节,似乎是在寻找合适的语言来表达,“这么说吧,之前有案例,一位SDD患者当时正走在人行道外围,发生位移后,本来应该是回到起始地点,但是因为时空弹回产生了一个作用力,他被冲到了马路上,导致了右腿骨折。”

郝眉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母亲抓了一把。

“不过也不用太过担心,时空弹回的作用力本身并不大,所以日常生活多注意就好。”医生把病历本合上,递给了母子二人。

郝眉听到母亲长舒了一口气,只能轻声安慰道,“妈,没事儿,大不了以后走地下通道。”

 

【交汇】

1.1

今天是2013年的最后一天,与其他工作岗位不同,KO的工作受法定节假日的影响并不大,与他有最大关系的假日反而是寒暑假。

就好像自己还读着高中一样,KO想。

随着下午课程的结束和假期的临近,KO透过食堂的玻璃景观墙,看到学生们一个个拖着行李箱,神色匆匆。

KO把最后一把上海青从水池子拿出来切好,刚放到盆子里,就看到和自己一起工作的张叔过来了。

“哎,小柯啊,今天人肯定不多,你就先回去吧。”张叔一直是个热心肠的,走过来就把KO头上的厨师帽拿掉了。

“没事,我……”

话还没说完,张叔就把KO往出口推了一把,“你平时工作太努力了,年轻人总该放松一下嘛,今天中心广场还有新年倒计时活动,你也出去多转转。”

“可是……”KO转了一下头,似乎有点为难。

“你就放心吧,经理他们都放假了,你今天先走没关系的,”张叔笑眯眯的,拍了拍KO的背,“年轻人天天憋着干什么,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女朋友啦。”

“呃,”KO顿了一下,只好陪了个笑脸,“谢谢。”

“你这小子就是太生分,去吧去吧。”张叔拍了一下KO的肩膀,把他从大厨房推了出去。

脱下自己的工作服挂好,KO还是选择了回出租屋,床单上还有早上时那个孩子留下来的褶皱,KO没有伸手摊平了床单,他觉得如果那么做了,就会好像那个孩子从未出现过一样。

绕过不大的床铺,KO照例坐到了书桌旁——其实也不能叫做书桌,就是个支开的简易方桌,只不过上面堆满了书就是了。

他拿起笔,眼神游离了一会儿,最后停留在桌上的《编译原理与技术》和《并行计算》之间。

“年轻人嘛,多出去转转……”

KO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望着刚刚昏暗下去的天空,停下了敲击的动作,转身穿上大衣就出了门。

“今天中心广场有新年倒计时活动……”

KO穿过校道,想着毕竟也是快元旦了,干脆出去玩一下,算是,劳逸结合吧。

站在公交站牌前面,KO扫视着公交路线和班次,最后确定了该乘坐的那趟车。

然后有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穿过了人群,落入了KO的脑海——“你确定是153区间线吗?你别驴我!圣诞你就耍过我,路痴怎么了!路痴没人权啊!”

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他穿着黑色的短款羽绒服,围着一条格子围巾,冲着手机那头龇牙咧嘴。

青年挂了电话,嘴里似乎念念有词,把手机塞进衣服的兜里,快步穿过公交站拥挤的人群,向公交站牌走来。

“那个,麻烦让……”青年走到KO面前,露出一个微笑,但是看到KO的脸时,他的笑容就像凝固了一样。

KO看到青年的鼻子被冬季的气温冻得有点发红,一双眼睛就这样瞪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

青年露出一个介于惊讶和惊喜之间的表情,别问KO为什么,他就是能看出来。

“我的妈呀!”这是青年见到他的第一句话,“终于见到你了!”

KO的嘴角不自觉上扬,他从口袋里伸出自己的右手,“初次见面,你好。”

青年似乎愣了一下,这才伸出自己的手,“好久不见,啊,我是说,我叫郝眉。”

不是突然地出现,也不会在语焉不详后突然消失,KO觉得这一切有点不现实,但是手中那个温热的存在又告诉他:他们相遇了,在一个正确的时间线上。

“叫我KO就好。”KO轻轻晃动了几下两人相握的手,然后松开。

“那么,我们算是朋友了?”郝眉摸了一下鼻子,又觉得有点好笑,“这感觉有点奇怪,你看,我们应该算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实际上已经见了好几次了,我认识别人的方式总是这么……”

郝眉顿了一下,似乎在找一个合适的形容词。

“与众不同。”KO替他补充。

“哈哈,是的,”郝眉歪了一下头,“你这是要去哪?”

“中心广场。”

“刚好,我也要去那,可以起一起啊。”郝眉本来就是个自来熟,一听地点相同,立刻就把别扭什么的丢得连影子都找不着了。

“车来了。”KO冲着公交来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168路?”郝眉立刻撇了下嘴,“我就知道他们又耍我。”

“他们?”KO微微侧了一下头。

“我室友,一群损了吧唧的家伙,”郝眉虽然嘴上这么说,面上却笑得很开心,“今天不是跨年嘛,我们几个都不是本地的,干脆合计着出去浪一把。”

KO跟着郝眉上了公交,“你可以先查一下地图。”

“啊?”郝眉往车厢里挤了挤,听到这话,又朝KO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月末了,地主家也没有流量了啊,穷学生伤不起呀。”

公交车在这个时候急停了一把,郝眉光顾着说话了,差一点摔个狗啃泥,被眼疾手快的KO拉住了。

“站稳。”

低沉的声音刚刚好从耳后扫过,郝眉立刻站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你也去见朋友吗?”

“没有,一个人出去转转。”KO转头看向车窗外,人与街道向后倒退,让他产生了一种时间正在加速流失的荒诞感。

“哦,”郝眉觉得KO有点失落,立刻说,“一个人多无聊啊,要不你和我一起?”

“但是你的朋友……”KO皱起了眉。

“没事,都是兄弟,”郝眉说到这里,又以为KO是不好意思,提议道,“他们现在肯定在KTV,反正我们平时都是分头行事,和他们会和以后,我带你去吃小吃一条街,他们那边有一家店撸串最好……”

KO没有搭腔,只是看着郝眉自己越说越兴奋。

“我正愁没人陪我去吃东西,”郝眉对着KO露出一个类似讨好的笑容,“所以一起去?”

“嗯。”

就像郝眉说的,他们和郝眉的室友汇合后,郝眉就找了个理由带着他出了KTV。

一路上虽然是人挤人,但是郝眉的兴致不减反增,他不停地给KO介绍附近好吃的店子和招牌特色。

他们最终是坐在了一个烧烤店里,这还是排了一个小时队伍的结果。

“居然排了这么久,不好意思啊。”郝眉刚坐下,就对KO表达了歉意。

“没事。”KO摇了下头。

“介意我点单吗?”郝眉举起手里的菜单。

“你来吧,我不熟。”KO抿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水。

“那我就不客气了,”郝眉娴熟的在菜单上勾勾画画,然后递给了服务员,“这家烧烤都是特制酱料,味道很棒,可惜我不能去吃自助烧烤。”

“为什么?”

“因为我的病啊,”郝眉一手撑在桌面上,托着自己的下巴,“烧烤架还是太危险了,家里人担心要是吃烧烤的时候不小心位移了,回来的时候动作不对就会弄伤。”

“时空位移紊乱综合征。”KO说道。

“对,就是那个,”郝眉鼓了下腮帮子,“其实我还好,发病率不算高,一年三四次,稳如狗。”

“这个病,让你困扰吗?”KO看着眼前活泼开朗的青年,发出疑问。

他在十三岁的时候就上网查过相关资料,也明白了那个突然出现又消失的人应该是得了一种叫做时空位移紊乱综合征的病,他也看到了一些报道,SDD患者多多少少会因为这个病的原因而有心理障碍,但是眼前的这个青年,完全看不出有任何心理不健康的样子。

“还好吧,就是有时候挺尴尬的,”郝眉耸了下肩,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表情严肃,“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关于你。”

“你说。”KO的脸色也严肃起来。

“你今年多大了?”郝眉竖起一根手指。

真的是一点都没变啊,KO看着那孩子气的举动,轻轻笑了起来,“二十二,快二十三了。”

“诶?比我大啊,我快二十一了,”郝眉瘪起嘴,吹出一口气,刘海顺着气流向上飘了一下,“对了,我现在在A大读大三,你呢?在哪个大学啊?”

“我工作了,”KO转动了一下手里的杯子,“就在A大。”

“啊?厉害啊,你是老师?”郝眉笑着挑了一下眉。

“不是,”KO垂下眸,“我只是个厨师,炒菜的。”

郝眉一听,把手放下来,微笑道,“我就是个程序员,码代码的。”

KO抬眸,正好撞进了郝眉那双盛满笑意的棕色眼睛里。

这顿烧烤的气氛是欢快的,虽然KO的话不多,但胜在郝眉是个话唠,一顿吃下来,加上KO时不时“嗯”一两句,也没让气氛冷场。

等吃完了,郝眉硬是拦着KO,一个人结了账,“本来就是我找你来的嘛,再说我存了一个月的零钱,就是为了这一顿。”

说到了这份上,KO才作罢。

出了烧烤店,郝眉拿出手机一看,好嘛,23点45,一顿烧烤居然吃了这么久。

“要不咱们直接去倒数吧?这里离中心广场最近,我也懒得和他们汇合了。”郝眉提议。

“嗯。”KO点了点头。

他们两个一路在人群里见缝插针,排除艰难万险,好说歹说赶到了中心广场。

“我去!搞得跟唐僧取经一样!”郝眉站在人群外围,叉着腰感叹刚刚路途的艰辛。

眼前是乌压压一片的人头,郝眉缩了一下肩膀,表示还是不需要继续前进了。

“要倒数了。”

因为人声嘈杂,KO向郝眉靠的进了一些。

然后人群齐刷刷地盯着广场中央的大屏幕,看着上面的秒针一点点向着12的时刻靠近,当秒针指着11的时候,人们异口同声地开始倒数——

“五!”

“四!”

“三!”

“二!”

“一!”

人群爆发出响亮的笑声与尖叫,杂夹着一声声祝福语。

“新年快乐!”隔着嘈杂的音障,郝眉冲着KO大吼,伴着一串爽朗的笑声。

零点的中心广场。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有朋友互道祝福,有恋人在新年的第一秒接吻。

大屏幕上炸开一朵朵烟花,照亮了每个人的笑脸。

有人看见朋友的真诚,有人看见恋人涌动的爱意。

KO看见郝眉。

一如八岁初见他时的欢快模样。

TBC

正式相见于一个新年的开端,所以连编号我都重写啦(其实就是恶趣味啊,别看我说的这么正经)

说一下,这篇是剧情向的,所以不是块单纯的小甜饼哦_(:зゝ∠)_

评论 ( 17 )
热度 ( 133 )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