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K莫】猫薄荷(十三)完结!

*AU,全员拟猫设定

*萌是他们的,ooc和话唠都是我的

*完结啦


16

莫扎他似乎是下了决心生KO的气,从一觉醒来开始,一直气鼓鼓的,把KO的存在当空气一样,哪怕是小贝用小鱼干诱惑他,他也无动于衷。

“这是怎么了?”小贝看着对小鱼干毫无波动的莫扎他,也是一头雾水。

愚公看着莫扎他各种花式屁股对着KO,故作老成,“哎,年轻人啊,图样。”

猴子也是个入戏太深的,立刻挥了一下爪子,“愚先生,此话怎讲?”

“猴儿,你看美人儿哪次脱离了KO的魔爪?”愚公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待会KO一定会把美人儿哄回来,咱们就看着吧。”

“有理有据。”猴子点头。

然人算,啊不,猫算不如天算,这一次愚公又失策了——

KO似乎根本没有去哄莫扎他的打算,当然啦,他面上是看不出喜怒,一双眼睛也依旧片刻不离莫扎他,一看就是关系莫扎他关心地不得了,可就是不上去和他说话。

“所以……这是几个意思?”猴子一脸懵逼。

“我也是不懂啊。”愚公抓了一把脸,几个问号都要从他们头上具象化了。

一到晚上,KO就趴在橱窗下面的地上,瞪着一双眼睛,看上去是一副“欲将心事付明月”的伤感模样。

就这样的情况,居然持续了三天,这下吃瓜群众——愚公同学看不下去了。

“他这是真的伤心了?”愚公看到怏怏不乐的KO也是一怔,转头就看向莫扎他。

“你看我干嘛?”莫扎他哼唧了一声。

“美人儿啊,你家那口子这么伤心,你也不去劝劝?”愚公坐到莫扎他身边,用屁股顶了一下莫扎他。

“我管他!”莫扎他一听就来气了。

哦,倒是没有否认“你家那口子”,愚公一听就知道有戏,立刻凑得更近,“那个时候你们都不大,人类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安能辨我是雄雌’,多大点事啊,你至于吗?”

“至于!”莫扎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愚公一看,眼珠子顿时一转,作惋惜状叹息了一声,“你要是一直这么耍小脾气,他伤心过度走了咋办?”

“走什么?”莫扎他这下倒是不像生气的了,斜着眼看向愚公。

“他之前可是野猫,本来就无牵无挂的,你这一副不理他的样子,他一想不开,远走天涯了怎么办?你到哪里去找?”愚公低下头去摇了摇,语气里全是担心。

果然莫扎他低下头没有说话了,愚公决定趁热打铁,“美人儿啊,KO对你那可是天地可鉴,你在这耍小脾气的,是不是太小气了呀?”

莫扎他动了动鼻子,哼了一声,转身回自己猫窝躺着了。

“我就这么一说,他还真来劲了啊!”愚公看着在猫窝里窝成一团的莫扎他,也是恨铁不成钢。

“我说啊,你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一直围观的猴子,忍不住对愚公开了嘲讽。

愚公这下不干了,气呼呼地跳上了猫托板,撂下一句,“谁爱操心谁去!”

猴子看愚公一副老妈子的样子,立刻翻了个白眼,得,这一下小情侣冷战,整个猫咖倒是操碎了心了。

你们问过“心”的感受嘛!

不过,愚公多多少少还是起了一点作用的,当天晚上,莫扎他失眠了。

这不能怪他,都是愚公那个多嘴的!莫扎他心想。

“他要是走了,你怎么办?”

莫扎他把头埋进两只前爪下面,左动一下,右动一下,就睡不着,烦躁地挠了几下猫窝的绒布面子,最后还是决定出猫窝数星星去。

这一下可好,一出猫窝就看到KO趴在那个橱窗下面,一眨不眨地盯着外面的星空。

莫扎他走两步退一步,磨磨唧唧好半会才坐到KO身边,半尴不尬地打了个招呼,“那个……呃……你还好吧?”

KO轻轻动了一下耳朵,这才抬起头,“没事。”

“唔……”莫扎他别扭地扭过头,“我这几天不该生你气的……”

KO歪了一下头,似乎在等莫扎他说完。

“所以,你别生气了?”莫扎说完,又偷偷瞄了几眼KO。

KO改趴为坐,眨了下眼,“我没生气。”

“你就有!”莫扎他舔了一下鼻子,哼哼唧唧,“你这几天都不理我,猫窝也不睡,天天一句话都没有,愚公还说……”

说到这里,莫扎他一下子住了嘴。

KO有些好笑,“他说什么?”

莫扎他扭动了一下身子,“他说你生气了,要离家出走怎么办?”

“离家出走?”KO有点不明所以。

“对。”莫扎他慎重地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KO看着莫扎他,“你在这里,我要去哪?”

莫扎他被这么一说,砸吧了一下嘴,又有点恼怒,“那你还天天睡地上?”

“你说的,要我睡地上,这是惩罚,”KO挑了一下眉,“我不敢违背。”

“你……”莫扎他也是一时无言以对。

两猫之间的气氛就这样沉默了。

莫扎他似乎思考了半晌,才开口,“我觉得我这几天蠢透了,你也是。”

“为什么这么说?”KO问。

“人类有句话说的太对了,”莫扎他凑过去舔了舔KO的脸颊,“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为负。”

“猫也不例外?”

“猫也不例外。”

“所以,我可以回猫窝睡觉了吗?”

“给你三秒。”

一道黑影“咻”的一下,闪进了莫扎他的猫窝。

17

第二天一早,其他猫看到KO从莫扎他的猫窝里气定神闲地踱步而出,就知道这事已经解决了。

于是猫咖又恢复了充满着粉色泡泡的氛围中。

“啊!没眼看!”愚公作为一只单身猫,愤愤然倒地。

“呵呵。”猴子冷笑了一声,爬到猫爬架的制高点,自己玩自己的尾巴去了。

在这样祥和的气氛里,日子进入了七月中旬,天气向着高温迈进,于是橱窗被装上了遮阳帘,而在高温的逼迫下,喵星人们也放弃了晒太阳的活动,懒懒的窝在凉爽的空调房里。

莫扎他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现了KO的不对劲。

自从入了七月,KO就变得十分警觉,虽然说KO以前相较于家猫,警惕性还是很高的,但是这几天KO的情况,简直有向着惊弓之鸟转变的趋势。

以前打盹,KO感受到人或者猫的靠近,只会微微睁开眼打量一下,然后就继续睡了。但是这几天,哪怕是晚上他们睡在一起,稍有响动,KO都会惊得站起来,这就很不同寻常了。

莫扎他知道很多关于KO的事,比如KO喜欢干净就像得了洁癖,结果连他的日常也未能幸免,变得干干净净;又比如KO最喜欢零食是那个日本的小饼干,但是总会留给他吃;再比如KO喜欢毛线团抱起来的感觉,但是总会别别扭扭地不去碰那个团子;还比如他有时会在半夜醒来,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把头窝在他的颈边。

莫扎他明白,这几天的反常应该和KO的过去有关,但是KO从来没有主动说起,他也没有去问,因为他可以从很多和KO相处的小细节中勉勉强强拼凑出KO的过去——那些藏在皮下的针和铁丝,KO的警觉,他对周边街道的了解,以及那天在街头遇到那只狗时放的狠话。

他发现KO经历了太多,他竟然找不出一个由头去问KO。

莫扎他的生活一直无忧无虑,他现在仅有的忧虑都和KO有关。

直到今晚,KO居然在睡梦中惊悸抖动,莫扎他被惊醒,立刻用头去推KO。

“KO?KO!你还好吗?”

KO四肢下意识地抽搐了两下,这才睁开眼。

莫扎他立刻舔了舔KO的脸颊,“你怎么了?你刚刚在发抖,冷还是哪里疼?”

KO甩了一下头,只觉得头疼得厉害,但是看到莫扎他担忧的眼神,最后又说,“我没事。”

“你唬我呢!”莫扎他有点生气,一爪子拍到KO的脸上,“刚刚抖得那么厉害,吓死猫了好吗!”

“我真没事。”KO扒拉下自己脸上的爪子,尽力露出一副安然无恙的表情。

“鬼才信,你就算身上疼得不行都可以上蹿下跳,我又不是没见过……”莫扎他的声音小了下去。

KO知道莫扎他指的是他身体里的那些钢针,哦,曾经的。

“所以你到底怎么了?”莫扎他看着KO,他知道今晚不论怎么样,必须让KO说出实情。

莫扎他是个天真活泼的,KO了解这一点,但是莫扎他也不是傻瓜,尤其是他骨子里的那股坚持,就像现在这个样子,一直看着他,希望他开口说实话。

他了解莫扎他,就犹如莫扎他也知他甚深。

“我……做了一个梦。”KO终于开口。

“什么梦?”莫扎他的语气都严肃了起来。

一个很简单的噩梦,重温了我的过去。

KO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去说。他从未和任何动物分享过自己的过去,过去的故事那么长,又那么疼——心理和生理上的。

他不希望莫扎他因为那些已经远去的事情伤心,那些有关于阴暗的、丑陋的人性,莫扎他不需要知道。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沉默了多久,等他终于从回忆的泥沼里奋力抽身而出,他看到了莫扎他的眼睛,琥珀色的,充斥着关切与忧虑。

我已经让他伤心了,KO想。

只是讲一个故事,只不过是关于我的过去,这没有什么困难,KO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但是那些话都到了喉头,却又像梗在那里的石头,吞不下又吐不出。

莫扎他把自己的前爪压在了KO的前爪上。

就是这个动作,终于让那些话可以从喉头冒出来,断断续续的——

“你知道的,我不是一只家猫。”KO做了一个深呼吸,“我从出生起就跟着父母在这片区域讨生活,每天从一个街头跑到另一个街头,就只是为了填饱肚子。我和我的父母一起觅食,喝过泥潭里的水,也吃过人类丢弃的腐臭食物,吃的最多的是巷子里永远都会存在的老鼠。我和他们一起吹风淋雨,一起在旧小区的楼道里栖身,我也听过楼里的家猫隔着玻璃,说着他们的日子,但是我不羡慕也不嫉妒,我满足于和他们在一起的任何时光。后来我在那个小区附近,遇到了你,幼年的你。”

KO说到这里笑了一下。

“我一眼就看出来你是只家猫,但是当时周围一片漆黑,看你又那么害怕,只能去问问你怎么了。”

“我才没有害怕。”莫扎他嘀咕了一句。

“那是我第一次主动去交流,我父母一直告诫我,不要轻易和人类还有其他猫交流,但是我就是觉得你不一样,果然,你只是迷路了,而我刚刚好认识你住的小区。那一阵子我很开心,我觉得我有了一个朋友,直到你搬了家。”

莫扎他动了一下,最后又什么都没说。

“我又回到了原来的日子,继续跟着父母讨生活,我以为这种生活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那一年七月,我们被几个人类抓住。他们准备了一个猫罐头,然后用工具抓住了我父亲和我,我母亲本来可以逃掉的,但是她想救我,也一起被抓了。因为抓捕的工具很专业,我父母当时还安慰我不要怕,他们只是把我们带到收容站去。

然而他们错了,那是噩梦的开始。

我还记得我们被带到的那个房间,一个大笼子里关着兔子,狗的幼崽,还有就是和我们一样的猫,他们每个的眼里都带着惊恐,那么多的动物关在一个小房间里,居然没有一点声音,地上还有血渍,我当时就觉得大事不妙。我父母说对了一点,他们的确是专业的,专业拍摄虐待动物视频的家伙。我当时就看到他们把兔子和饿得不行的狗崽关在一个玻璃盒子里,就为了一段鲜血淋漓的视频,然而这不算,他们还会割掉狗崽的耳朵,他们管那个叫‘奖励’。

那就是一群疯子,我和我的父母想从那里逃出来,但是一直没有机会……他们再也没有机会了。就在第二天,他们把我父亲抓了出去,然后又是那个玻璃盒子,这次被洗干净透亮了,他们就往我父亲身上浇了油,一把火烧死了他!”

KO说到这里,身体开始颤抖。

“然后是我的母亲,他们觉得之前的不够刺激,所以就找来了一个女人,把我母亲压在玻璃板下面,那个女人就那样踩了上去……

“那一段日子我都忘记了什么叫活着,他们管我叫‘幸运儿’,因为他们不想立刻弄死我,所以我每一天都在一个转不了身的笼子里,要么被针扎,要么被铁丝刺。你给我的那个铃铛,就是这个时候被他们踩扁扔掉了……如果这也叫幸运的话,那不知道不幸该是什么样子。人类总说地狱如何可怕,在我心里,那就是地狱。

“我是趁他们开笼子时不注意跑出来的,我跑了很远,一直跑到精疲力尽,才在这里住下来。直到你和小贝出现……

“最近入了七月,这些梦就这样冒了出来,关于我父母惨死的噩梦。”

KO说完了,才觉得自己终于找回了呼吸的方法。

莫扎他震惊地张了张嘴,最后又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

“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KO看着他,“这些事太黑暗了。”

“但是你已经告诉我了,”莫扎他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侧过身,将头抵在KO的脖子上,“都过去了,说出来好受些了吗?”

KO低头,舔了一下莫扎他的耳朵,却说,“我很庆幸能再次遇到你。”

“我也是。”莫扎他的声音闷闷的。

“我也很庆幸能遇到小贝和老肖,他们把你照顾得很好。”KO补充道。

“你是想说,很庆幸他们让你明白人类不都是那样的,是吗?”莫扎他抬头。

“嗯。”

“我说过,他们是我的家人,”莫扎他用爪子戳了戳KO的心口,“现在他们也是你的家人了,而且,你还有了我。”

“嗯。”KO终于笑了起来。

KO一瞬间想了许多,在他被折磨得不知活着为何物的时候,他是否想过他的未来是如今这个样子?他是否期待过他可以活的自在而充实?他又是否期待过……被爱着?

他曾以为他的生活就是带着那些钢针和铁丝过完疼痛的一辈子,直到他却遇到了真的肯为他受过的伤害流泪的小贝;他曾在那个笼子里挣扎求生时想过,他再也不会见到当初遇到的那只家猫,直到他遇到了莫扎他;他也曾认为他独自一个挨过了那么多痛苦的夜晚,他不再有温暖、安定和快乐,直到他遇到了莫扎他;一直到刚才,他都认为他他一辈子都不会说起自己的过往,他的那些苦痛不需要被理解,直到他遇到了莫扎他……

莫扎他,莫扎他。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哪怕最阴暗的日子里,他也要撑着一口气活下去,因为他内心深处依旧向往着被温暖,被理解,在最无助的时候的被安慰。

他曾经以为他失去了未来。

而如今不了,他一切的向往,就在他的身边,此时,此刻。

“天快亮了。”莫扎他望着窗外。

“嗯。”

KO轻轻点了一下头,和莫扎他一起迎来第一缕照射进来的阳光。


#小彩蛋#

“KO,为什么那条巷子你要取名长安月下啊?”

“那个巷子里曾经有过酒吧,叫‘醉长安’,我就是在那里见到了你。”

“所以?”

“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是满月。”

“……原来如此。”


-END-


完结啦!最后一章5000+完结,爆肝了

第一次想到这个猫化梗的时候,根本没想到写这么多,也就是想写写喵星人形态下的K莫卖萌,结果演变成现在这样的故事。

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故事,有想看什么的番外吗?

评论 ( 20 )
热度 ( 231 )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