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K莫】交错(二)

*又叫“在不同的时间遇到不同的你”

00

“……SDD的确给我带来了很多困扰和尴尬,但是我已经习惯了。每一次发病时,我就会安安静静地去观察他们,但是有一次见到了我已经去世的父亲,我终于抑制不住抱住他放声大哭,告诉他我是那么爱他。那一刻我是如此感激我患有这个病,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SDD是个麻烦的存在,你能想象我突然在不方便的时候或者在人前突然消失吗?这让我像一个怪物,我不知道自己下一刻要去哪里,这让我每时每刻都很焦虑。

……我一直觉得SDD是一个有趣的存在,你知道吗?它让我提前遇到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有幸能参与到她的人生,和她一起经历人生中重大的时刻,这是我的财富。我的人生从此大不一样,尽管有唐氏效应作为前车之鉴,我永远不能在不同的时间线告诉她有关时间的走向,但是只要在她身边,我就能感受到全身心的满足,这是我之前从未能感受到的。”

——摘自艾琳·李的采访《SDD患者的“非常”生活》

 

郝眉放下手里的杂志,撅了一下嘴,患上SDD这么多年,他的确有幸回到过去见到了去世的祖母,但是他还真没有像杂志里所说的,遇到真爱什么的,怎么感觉跟小女生喜欢的言情故事一样?

“你在看什么,美人同学?”室友于半珊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杂志,看了几眼,“哦哟,你这是春心荡漾了吗?”

“你才春心荡漾!”郝眉顺势就要去拿于半珊手里的杂志。

“诶?话说我已经见过你十三四岁的样子,所以你的命定中人呢?我真的很好奇,你不会还没见过吧,啊?”于半珊总是按捺不住八卦之心的那个,把杂志随手就扔到了郝眉睡得上铺,一把搂过郝眉,用手肘戳了戳郝眉的手臂,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哪来那么多命中注定啊,”郝眉砸吧了一下嘴,“说不定就是个朋友呢……”

听到后半句的音量渐小,于半珊摸了摸下巴,觉得这里面一定有故事。

哪来那么多命中注定呢?郝眉心想,倒是那个男子依旧没有出现,他越来越觉得好奇。

 

0.4

KO觉得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讽刺,上一秒的生活还是平平淡淡的,下一秒却狂风大作,搅得整个生活天翻地覆之后,还要再来个地覆天翻。

他正站在医院的手术室外止不住发抖,看着进进出出的医护人员,他真觉得自己仿佛坠入了云雾里。

匆匆赶来的奶奶看到了自己的孙子,扑通一下就跪倒了地上,把他按到了自己怀里,嘴里无助地嚎啕着“我孙儿才十四岁啊!天呐!”

KO不想看到那些医生护士眼中的怜悯,只能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奶奶,任由那些哭号隔绝自己的所见所闻。

直到他跪在那两个灵位前,给过来哀悼的人一一磕头回礼,直到他每一下都用额头触地,冰凉的触感和疼痛才让他惊觉这不是一个噩梦而已。

奶奶最终还是因为悲伤过度,体力不支,也被他劝住在家里休息。

家里人丁不旺,就他一个孩子,最终的送葬下葬也不得不由他完成,一个人随着并不浩荡的送葬队伍,两口黑木棺材,他生生觉得那是两个黑漆漆的不可见底的黑洞。

最终,鲜活的两个人,就变成了他面前的这样一个矮矮的土堆,在暮冬的萧瑟中毫无生气地隆起。

蜡烛插好,上香,他木然地跪在土堆前,一点点往火堆里送着纸钱。

然后他就听到身后枯有树枝折断的脆响。

那个人就这样站在他身后,一身笔挺的深蓝色西装服服帖帖地穿在身上,刘海也全部梳了上去,眼神比他之前见过的任何一次都要深邃,这下他又成了个成熟稳重的男人了。

KO站了起来,嘴唇微微动了几下,最后开口了,不过是一个疑问句,“你来了?”

男人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眼神木然的男孩,毫不犹豫地走上前去,抱住了他。

“我不会对你说‘这一切都会过去’,那都是一些混账话,但是我会告诉你,至少我在这里……”男人抱着身高不过自己胸口的少年,声音不轻不重,像个许了一个承诺。

感受到从男人胸口传出的震颤,KO觉得自己心里的情绪大堤缺了一块,“我曾经以为他们也会一直陪着我,但是他们就这样急匆匆地走了……”

“直到昨天,我还以为我在做梦……”

“我不准自己哭,这个家总需要一个情绪稳定的人来处理这些事……”

少年的话语断断续续,声音越来越小,到了后面不再开口,他只是死死抱住眼前的男人,就像是溺水的人抱住了救命的浮木。

“嘿,听我说,”男人的声音很温柔,像一片树叶落在水面激起的涟漪,一层层围住了少年,“不论如何,在未来,我们会相遇,在那个时候,我依然在你身边。”

男人的手掌贴在少年的头顶,温暖的触感让KO一瞬间误以为暮冬已经过去,他抬起头,问道,“你会吗?”

男人轻轻笑了起来,带着眼角有了一点点笑纹,他伸手抹掉了少年脸颊上的泪水,“会的,一定会的,我们拉过勾,不是吗?”

男人的笑容就像一缕阳光,虽然没能冲破那些厚重的阴霾,但至少在少年心里留下了难得的光明。

少年再一次扑进男人的怀里,贪恋着最后一点温柔。

直到怀中空空,他们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少年维持着刚刚的姿势,看到纸钱的灰烬被风吹起了旋,绕在他的周身。

 

0.5

KO坐在巷子的暗处,啐了一口嘴里的血沫子,现在他嘴里都是铁锈味,脸上也挂了彩,他摸了一下后脑勺,顿时疼得龇牙咧嘴。

他妈的,那群人下手真狠!KO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呃……发生了什么?”一个人影出现在KO面前。

不用说,肯定又是那个人出现了,KO抬了一下头,莫名觉得有点兴奋。

“你来了。”这一次是肯定语气。

“嗯,”男人走近了几步,蹲在KO面前,眉头都皱了起来,“你怎么搞成了这样?”

KO打量着眼前的男人,比上次见到他要显得年轻很多,直接开口,“你这又是多大年纪过来的?”

语气活像是问一个人从哪里来要搭几路公交。

“二十五岁,”男人的语气最终还是放松了下来,“你呢?”

“十八。”KO淡淡地回了一句。

刚成年啊,男人似乎是点了点头,但是转而又紧张起来,“所以你怎么伤成这样,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一群混混在烧烤摊子上不打算给钱,我顶了他们,估计是打击报复。”KO往后倒了一下,靠在电线杆上。

这个轻描淡写的语气让男人似乎有点恼怒,“活该,怎么这么莽撞!”

“哈哈……”KO却是轻笑了起来,随后变成了仰天大笑。

“喂!”男人推了他一把,“你疯了!怎么笑成这样……”

“没事,”KO终于停下了笑声,盯着男人看,“我只是很开心,这四年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嘁,”男人撇了撇嘴,没忍住从口袋里掏出卫生纸,给KO擦了擦嘴角,“你快点处理你的伤吧!把你给能的。”

“我自己来。”KO接过卫生纸,沾了一下嘴角的血渍,其实都差不多干了,但是他就是觉得这样很舒服。

“你待会得去医院啊,不只是外伤,内伤很危险啊,不然发生意外怎么……”

男人絮絮叨叨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又一次从他面前消失了。

“还真是来去匆匆啊……”KO撵了撵手里的卫生纸,看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该换个稳定点的工作了,KO心想。

 

0.6

KO在出租屋里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去上班,这次他找了个大学食堂做厨师兼打勺的工作,工资多多少少可以应付他的日常开支了。

“哇——”一个孩子就这样出现在他的床上,刚刚好还穿着睡衣。

KO顿时觉得有点好笑,不过他还是走了过去,“你好,小家伙。”

“嘿咻!”小男孩从床上站了起来,可惜这样都没有KO高,他只能抬起头仰视眼前的人,圆溜溜的眼睛盯着KO好一会,突然笑着拍起手来,“我记得你!大哥哥!”

KO的嘴角止不住上扬,轻轻抱起了小男孩,“我也记得你。”

“妈妈刚刚还在哄我睡觉,我肯定又从她面前不见了,她现在一定很担心,”小男孩打了个哈欠,很明显是困了,但是一看周围的陌生环境,又忍不住趴在KO肩头,好奇地打量起来,“大哥哥,这是你家吗?好干净哦。”

“暂时是我住的地方。”KO轻轻拍着小孩子的背。

“嘿嘿,你好厉害,我爸爸就不会做家务……”

兴许是拍打的节奏感染了他,小男孩最终靠着KO的肩头睡了过去。

听着耳边轻轻的呼吸声,KO还是没有忍住把脸靠在了孩子的颈窝里。

直到怀中一空,KO才收拾好失落的心情出门上班。

不出意料的,KO今天迟到了,厨房里的阿姨们已经在池子边洗菜,不过食堂经理是个大度的,也没给他什么惩罚,他立刻赶去后厨,切菜热锅,开始了繁忙的一天。

TBC

快要正式见面了嗯,顺带说一下,编号“00”的是一些材料的描述和美人的相关,不是我编号错误,而且和剧情也有一定的关系,虽然多数是设定的描述啦~

猫化我没忘!没忘!我就是写顺手了更了这篇

评论 ( 23 )
热度 ( 123 )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