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K莫】交错(一)

*又可以叫“在不同的时间遇到不同的你”。

 

00

“时空位移紊乱综合征,简称SDD,这是一种罕见的疾病,截至2015年5月,全球有记载的病人案例仅有187起。该病的病因目前依旧不明,多数患者初次发病时期为幼年或青年,成年后发病次数一般会趋于稳定,少部分病人也有发病次数减少,甚至终身不再产生时空位移紊乱的情况。SDD的症状一般为病人无法控制地进行时间和空间的跳跃,病人在异时空的活动时间一般为2到5分钟,之后又会回到正常的时间线。

时间病理学之父史蒂芬·T·迈克尔逊,在经过长达七年的研究分析后,最终发现这种位移并非毫无规律可寻。他指出,现有病例中,所展示的每一个患者,在发生时空位移后所遇到的人,他们的时间线都已经或者将要和病人的时间线产生重合部分,而且随着时间推移,他发现重合的时间在患者生命中占了很大部分,换而言之,病人发生位移后遇到的都是他们生命中很重要的人,这种人被称为纽带相关人。史蒂芬将这种现象命名为时空涡旋效应,这一发现得以让SDD的病理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

——摘自《SDD病理研究报告(2015)》

 

郝眉第一次发生时空位移是在八岁,他在父母面前凭空消失,吓了他父母一跳。在郝眉消失了2分48秒之后,他又回到了正常的时间线,他很兴奋地向父母讲述了刚刚突然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的神奇经历。

当时他的父母抱着失而复得的他,神情复杂。

后来郝眉了解到自己患上了罕见的SDD,这种病目前没有发现明确的病因,也没有治疗方案,唯一能从医生那里得到的医嘱就是“病发后请保持冷静,并且请谨慎和周围人沟通,以防意外。”

说了和没说一样。

之后的生活因为SDD变得手忙脚乱,郝眉可能随时会在家里、课堂上、睡觉时,甚至在厕所里发生时空位移,幸运的是,后者只发生过一次,更幸运的是,他当时位移到了时间线在过去的家里。

在这样稍显混乱的生活中,郝眉凭借着自己强大的心理接受力,以及乐观的天性,硬是过上了看上去很正常的生活,他已经习惯在走路时突然到达另一个陌生或者熟悉的地点,习惯了那些见到他略显惊讶的脸。

一直长到二十岁,郝眉已经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全国闻名的A大计算机系,他却发现,所有纽带相关人中,他已经在时空位移中遇到了自己的父母以及朋友,但是有一名男性,至今没能正式在他的正常时间线中与他相遇……

 

0.1

KO是在七岁,第一次遇到那个奇怪的人。

他当时坐在院子里的花坛边,背着书包等待妈妈下班回家。

正无聊地蹬着脚上发黄的白胶鞋,一个男人就凭空出现在他面前,他不知道要怎样形容当时的心情,有什么比一个活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更神奇吗?

显然并没有。

但是我们的KO小朋友生来冷静自持,既没有害怕地尖叫,也没有兴奋地大喊,他只是安安静静地打量着那个男人——男人看上去二十来岁,比他高了太多,但是穿着打扮太奇怪了,一看就不是艰苦朴素的,不过看在男人的脸白白净净的份上,他姑且相信这个人是好人。

“哇,”男人看到眼前穿着白上衣白裤子的小男孩,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呃,小朋友,请问你今年几岁?”

“……”KO微微侧了一下头,不是很懂这个开场白,但是掂量过后觉得这个问题很安全,便回答道,“七岁。”

“哼!说的居然是真的!”男人孩子气地撅了一下嘴,脸颊不自觉地鼓了起来。

KO看着比他更像孩子的男人,终于还是耐不住好奇,问到,“所以你是谁?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嘘——”男人将右手食指伸到自己自己的嘴唇前,带着一丝神秘,“以后你自然会知道。”

“啊?”KO第一次真正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KO呆愣的样子似乎让男人心情意外地好,他又开口,“对了,这都夕阳西下了,你怎么不回家?”

“我忘记带钥匙了,在等妈妈回来。”KO的语气闷闷的。

男人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他伸出手摸了摸小KO的头,似乎是在表示安慰,但是更多的是一种惊奇混杂着惊喜的情绪。

别问KO怎么发现的,这个人把心情都写在脸上了好吗!

男人摸完了小KO的头,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指着自己的脸,“来,叫我一声哥哥?”

“……”KO翻了个白眼。

“你总是这样不给别人面子,将来找不到对象怎么办啊?”那个男人一脸恨铁不成钢。

“你刚刚说,总是?”KO直接盯住眼前的男人,眼神犀利。

男人露出窘迫的神情,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卧槽”。

在一阵寂静中,男人又像他突然出现一样,在KO面前突然消失了。

“哇哦!”KO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不过这次经历他没有给任何人说起,权当是自己的一个小秘密,毕竟那个男人说过,他以后会知道他是谁。

 

0.2

时隔一年,那个男人的确又出现了,这次是在他的家里,还好他父母还没有回来。

哦,不过这次可能要叫那个人男孩更合适,因为他看上去竟然比上次要年轻一些,而且身高明显地比上次要矮,看起来就是中学生的样子,这让KO更疑惑了。

“嘿,又见面了,”男人笑了起来,“你看上去好小啊。”

“我们之前见过?”KO试探性问道。

“有几次。”男孩点了点头,语气还是那么欢快。

KO八岁的脑袋瓜却是一下子分析出了很多信息,他说,“所以你看到了我好几次,但是我却只见过你一次,你是有什么超能力吗?可以见到未来的我?”

“嘶——”男孩的面部表情因为眼前这个小男孩的反应力扭曲了一下,“我去,你是妖怪吗!你今年几岁?”

怎么又是这个问题?KO忍不住腹诽,却还是告诉了他,“八岁。”

“啧啧啧,你果然很聪明,”男孩忍不住摇了摇头,“想我好歹也成年了,居然被一个小孩唬到,以后还怎么混啊……”

听到男人的自言自语,KO更加确定这人现在比上次见到时要更年轻。

“所以你为什么可以突然出现又消失?”KO依旧坚持不懈,誓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这个嘛,我不能说,”男孩把手插在自己口袋里,耸了耸肩,转而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不过你要是再遇到我,我希望你千万千万不要问我叫什么,或者和我相关的信息,拜托了。”

“为什……”KO话还没说完,那个人又消失了。

KO挠了挠头,似乎觉得他抓住了什么重点,然后又悄悄溜走了。

0.3

从八岁以后,KO就隐隐有点期待遇到那个人,但是这一次,他等了四年。

“喔!大哥哥,这是哪儿啊?”

一个只到他胸口的小男孩扯着他袖子问道,脸蛋白嫩嫩粉扑扑的,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全是好奇。

从那双相似的眼睛里,KO可以确定这个小男孩就是之前遇到的那个男人。

KO叹了一口气,捏了一把小男孩的脸,尽量放轻语气,“你今年几岁?”

“八岁!”小男孩笑嘻嘻的,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现在的处境,他看着眼前无边无际的麦田,眼里全是惊奇,“大哥哥!那是什么?”

“麦子,我奶奶今年种的麦子。”KO牵住小男孩的手,防止他乱跑。

“厉害!我从没见过这个!”小男孩也握住KO的手,眨巴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景色,“真好看……”

“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KO还是忍不住,但是想到男人的嘱咐,还是没有问小男孩的具体信息。

“我在家里看故事书呀,爸爸妈妈在看电视呢,我还没看完夜莺呢,突然书也没了,我还发现我不在家里了。”小男孩声音奶声奶气的,没有被KO牵住的那只手在空中胡乱挥舞,掩藏不住他的兴奋。

“所以这是第一次发生?”KO感觉自己终于抓住了重点。

“对呀,之前没有的呀……”小男孩也眨了眨眼睛,疑惑起来,“大哥哥,你能送我回家吗?”

“放心,你会回去的。”KO对小男孩笑了笑。

“真的吗?”小男孩抬头,笑得更加灿烂,“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会的。”KO郑重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拉钩哦!”小男孩伸出自己的小拇指,一脸严肃地伸到KO面前。

KO看着小孩子白嫩的手指,轻轻把自己的小拇指勾了上去。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骗。”

刚刚说完,那个人又一次消失。

KO摸了摸刚刚被勾住的左手小拇指,“三次了啊……”

 

TBC

开新坑啦,希望这个没让大家觉得很错乱,但是时间线错乱也算是另一种养成有没有!

所有病理相关报告都是我在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大家不要当真。

总而言之,这一章说的是美人混乱的时间线导致两人的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并不相同,但是两人会正式见面的,美人也不是一直呆在混乱的时间线里嘛,毕竟他也有正常生活,这个病发病频率并不高嘛。

这个脑洞最难的在于时间线的安排,划时间线的我已经狗带!

发现我让小KO在第一次见到美人时,居然给美人发了好人卡_(:зゝ∠)_

评论 ( 31 )
热度 ( 187 )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