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K莫】民以食为天(二)

*AU!!律师!KO/医生!郝眉

*因为剧里KO那身黑西装太好看,想看制服禁欲系是怎么拿下萌医生的

*看上去是个很正经的设定,但是看名字就知道其实是吃货谈恋爱

*预计三到五发完结

 

餐厅选在一个中档的中餐馆里,服务员和KO很熟识的样子,直接把他们两人领到了一个标准商务隔间。

“这里招牌菜味道都很好,”KO拿起菜单,在郝眉面前晃了晃,“介意我点菜吗?”

“没事,你点吧。”郝眉的耳朵还红着呢,哪还顾得着点菜的事,再说是别人请他,也不好意思太随意。

“那就要一个蛋黄焗鸡翅,一个炒毛蟹,一份蒸茄子,再来一个豆腐鱼头汤,还要一份烫生菜,”KO顿了一下,又看向郝眉,“你看可以吗?”

“够了够了。”郝眉一听到菜名,还有几样他喜欢的菜色,立刻点头如捣蒜,他现在就只能想到吃吃吃,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KO把菜单给了服务员,对着郝眉解释道,“本来想给你推荐这里的酸菜鱼片汤,不过看你刚值完夜班,又没有怎么吃东西,就给换了一个清淡的。”

“哦,谢谢。”郝眉摸了摸鼻子,耳朵刚刚消下去的热度似乎又有起来的趋势。

在等菜的过程中两人一时无言,郝眉不禁觉得有点尴尬,毕竟有句歌词唱得好——“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于是郝眉纠结了一下,决定找个话题,“那个,我还不知道你是干哪一行的?”

“律师,”KO呡了一口餐厅提供的免费茶水,配上那身行头,硬是呡出了一股高端大气的商务范,“也在大学任职选修课讲师。”

“哇哦,商业精英哦!”郝眉不禁发出一声赞叹。

“不敢当,比不上医生救死扶伤。”KO浅笑。

“哪有,律师也是为民请命的嘛。”郝眉摆了摆手,语气也欢快起来。

两人谈话间,服务员也渐渐把菜上齐了,郝眉拿着筷子两眼放光,但是筷子却没有戳下去。

KO挑了一下眉,知道这是郝眉不好意思在他这个主人面前先动筷子,就舀了一碗汤,放到了郝眉面前,“这个汤很鲜,尝尝。”

“哦哦,谢谢,”郝眉喜笑颜开,吹了吹汤,就喝了一口,立马露出享受的表情,“果然很好喝。”

“喜欢就好。”KO伸手,又给郝眉盛好饭,这才自己动起筷子来。

等到一桌饭菜被扫荡殆尽,已经是半小时以后的事了,郝眉摸了摸自己终于鼓起来了的肚皮,一派心满意足,“没想到你对吃还挺有研究的,是个美食家。”

“算不上,最多是个老饕。”KO笑着摇了摇头,唤来了服务员买单。

郝眉默默记下了那个价格,然后嘿嘿一笑,掏出手机,划拉到拨号界面,顺手就递给了KO,“那个,我们交换一下手机号码吧。”

“好。”KO接过手机,输入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按了拨号键。

“嘿嘿,难得有个可以在吃方面有共同语言的知音。”郝眉存下那个号码,拍了拍KO的肩膀,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你要回医院还是哪里?我送你。”

郝眉看着KO把脱下的西装外套搭在左手上,右手拎着自己的公文包,一副严谨认真的模样,鬼使神差地说了“好”。

后来郝眉在KO的车上打起了盹,他都不太记得怎么迷迷糊糊回的家,一想到反正轮到自己休息,倒床上就睡了一个天昏地暗。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九点半,郝眉洗漱完毕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看了看时间,十点过五分,又是一个吃早餐嫌晚,吃午饭嫌早的时候。郝眉撇了撇嘴,心说几个兄弟也在上班,没人陪他玩呀,于是打开手机刷起了朋友圈。

微信给他自动匹配到了KO的微信号,KO的头像是个黑底白字的K,郝眉跟葛大爷似的瘫在沙发上,寻思了片刻,点击了“添加”,输入验证消息,三秒搞定。

出乎郝眉意料的是,刚准备打开微博,他手机的提示音就响了,显示他和KO已经添加为了好友,还附赠了一条消息——“睡得还好?”

郝眉心中一动,回复道,“好极了,你今天有时间吗?我请你吃午饭呀。”

郝眉看着自己的回复,满意地点了点头,古语云,“来而不往非礼也”,有来有回才有得朋友做嘛。看到KO那边正在输入,郝眉稍微等了一会,就收到了回复:“可以,不过我现在正在上课。”

郝眉看着手机屏幕,“呃”了一声,“不会影响了你上课吧?!”

KO:“没有,在放电影。”

郝眉一下就笑了出来,手指飞快地点击键盘,“果然电影才是选修课的精髓啊,对了,你在哪个大学?”

KO:“A大。”

郝眉:“真巧!是我母校,来来来告诉我你在哪里上课,我去听听你讲课。”

KO:“可以,九教一楼阶梯教室。”

等等?郝眉手一抖,手机没拿稳就拍在了脸上,顿时疼得嗷了一嗓子。

他就是随口一说!不过……A大离他家也不远,坐个地铁,过个三站就到了,思索着也有一阵子没去母校看看了,就回复了一句“好,你等着”出了门。

重回母校,郝眉一时觉得仿佛重新受到了知识的洗礼——才怪嘞!回想起来都是自己苦逼的医学生生涯和气死人不偿命的老师,还有那一票损友,不过看着这些熟悉的雕塑,树木,郝眉还是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等他到了KO说的那个阶梯教室,里面的电影已经放完了,他听着KO低沉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出来,带着一点经过电子传输后的变调,郝眉摸了摸下巴,看了一眼自己今天穿的衣服,就从后门溜了进去。

不进门不知道,一进门吓一跳。

好家伙,这教室里基本都坐满了,而且女生居多,郝眉蹑手蹑脚地走到一个女生旁边,小声道,“同学,方便往里挪一下吗?”

那女生一看郝眉那张娃娃脸,以为是迟到了的学生,也没有多想,就往里挪动了一个位置。

这个教室挺大的,郝眉坐在倒数第三排,还是只能看到一个小小的KO站在讲台上,说着大陆法系的发展历史,郝眉眯着眼睛打量了好一阵子,发现这人依旧是那一套黑色的西服三件套,不过里面的黑衬衣换成了今天的白衬衣,郝眉一手撑着脸,心想是不是做律师的都有穿西装这个职业病啊?

郝眉一路听着KO的课,发现他讲课还挺有意思的,逻辑性强,语言简练又流畅。

终于到了下课的时间,郝眉心猜KO应该没有发现他进来了,想着是要上去装作学生问老师问题,还是先发个信息告诉KO一下?

不过他手机都没有掏出来呢,KO就大步流星地走到他面前了,郝眉还不合时宜地感叹了一句“腿长就是好”。

“来了?”还是熟悉的语气,还是熟悉的神情。

“嗯,我从不失约。”郝眉也学着KO的神态回了一句。

旁边的女孩子却在此时插了一句,“柯老师,你侄子呀?”

“噗——咳!”郝眉被这句话弄得给口水呛到了,顿时又难受又好笑。

“我朋友,”KO见郝眉咳得上气不接下气,连忙抚上他的背,帮他顺气,“我没有侄子。”

郝眉缓过劲来,伸手擦掉了眼角的眼泪,“原来我这么显年轻啊,哈哈。”

那女孩子一时也有点尴尬,连忙说了句对不起,郝眉也只是连连摆手,“没事没事,小学妹加油学习吧。”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那女孩立刻打开手机,点开微信,发了一条朋友圈——“夭寿哦!我今天看到政法学院男神万年面瘫柯老师和一个长得可爱的师兄约会啦!”

瞬间收获多条“求细节”和“无图无真相”的回复,以及十几个赞。

郝眉和KO这边厢并不知道他们在学生的朋友圈里掀起了什么浪花,两人并肩走在校道上,穿梭在行走的学生之中,郝眉忍不住感叹,还用手比划着,“想不到我也毕业这么多年啦,你可以想象我当时就是在这个校道上赶着去上课或者去食堂。”

KO看着脱下了白大褂制服的郝眉,一顶鸭舌帽反扣在头上,把刘海老老实实地压在额前,身上穿着普通的蓝色卫衣和牛仔裤,脚上一双白色的帆布鞋,配上那张白净的娃娃脸,怎么看都像是个学生。

“不用想象,你就站在这里。”

“哈哈,我真那么显年轻?”郝眉摸了摸鼻子,露出得意的神情。

“嗯,”KO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你想好去哪儿吃了吗?”

“诶?”郝眉瞪大了眼,“糟糕!你一说提醒了我,我还真没想好,光想着来学校了……”

“没事,我知道一个地方。”KO也没再问,继续迈开步子往前走。

“哪儿?”

“我家。”

“啥?”

KO转身,挑了下眉,“先去超市买菜,我下厨。”

“哇、哦!”郝眉惊讶地张了张嘴,又小跑着跟了上去。

KO真的是,处处充满惊喜啊!

TBC

人生真是,处处充满套路啊~

评论 ( 14 )
热度 ( 211 )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