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娄哥啊喂

我爱的cp都是最棒的
沉迷K莫无法自拔
掉落spirk坑底出不来
DC亲爸爸!超蝙超主超蝙一坑到底
wondersteve是白月光
TEW关注中
魔戒AL初心、ETE主ET、TL亲情党

【K莫】民以食为天(一)

*AU,律师!KO/医生!郝眉

*因为剧里KO那身黑西装太好看,想看制服禁欲系是怎么拿下萌医生的

*看上去是个很正经的设定,但是看名字就知道其实是吃货谈恋爱

*预计三到五发完结

  

俗话说得好——“民以食为天”,郝眉就一直身体力行着自己这项最高行为准则。但是身为一名外科医生,想要做到这点,那可不是一般的困难。

这原因嘛,其一,在于职业的特殊性,小手术还好说,大手术一开始了哪还管得了吃啊,一场手术下来,满头大汗,就算肚子饿的咕咕叫,精神上和身体上的双重疲劳早就让他上眼皮打下眼皮了,基本上都是一袋葡萄糖囫囵下肚就倒在了休息室,有时候甚至休息室都去不了,在手术室门口躺下就睡,他已经被小护士发现这样好几回了。

郝眉想到这里,揉了揉肚子,心说自己怎么也是个白领阶层啊,怎么就落得个食不果腹的境地?

原因二,还在于郝眉同志和他同事们,作为新一代四有青年,干一行爱一行,兢兢业业,恪尽职守,难免就有了职业病。其实说起来职业病算是大家的通病了,但是当一群医生组团去吃饭的时候,这职业病犯起来就不只尴尬了。

例如,以下是郝眉和他同事在饭桌上的一次对话——

“你们看这个鸭肠……”同事于半珊挑起碗里的鸭肠,“你们说说这是哪一段呀?直肠?十二指肠?”

“我还盲肠呢!你这不废话吗?看形状就是小肠啊!”丘永侯一筷子戳过去,拦截下那块鸭肠,祭了自己的五脏庙。

“我勒个了了!兄弟,我只是要你认,没叫你吃!”于半珊又一筷子戳向丘永侯的碗里,两个人玩得不亦乐乎。

“那我问你,这块骨肉相连的脆骨又是哪个部位?”丘永侯不甘落后,举起了手中的骨肉相连。

“应该是肋软骨吧?”于半珊眯起眼睛打量起来。

“说不定是气管呢!”郝眉塞了一嘴饭,含糊道。

“不一定啊,说不准是耳廓,那个地方也很脆。”于半珊摸了摸下巴,擦掉了嘴边溅上的油。

“切,我还说是耻骨联合面呢!”郝眉又夹了一筷子糖醋排骨,满意地送到了嘴里。

他们这桌正聊得热火朝天呢,殊不知隔壁桌食客们的脸色那叫一个一言难尽。

“哎哟卧槽!厨子会不会做饭啊!”郝眉撂了筷子,不满地吼了一句,难得能出来吃个好饭,结果遇到这么个烦心的事,“这鸭子有肠息肉!”

“噗——”隔壁桌终于把饭喷到了对方脸上。

“那个,几位,咱吃饭能不谈工作吗?”餐厅老板看不下去了,只好上来劝阻。

“……”

从那以后,好几个餐馆老板看到他们哥几个来吃饭都是一脸的生无可恋,后来他们实在不好意思,只能去找包间吃,但是定包间麻烦呀,再说他们时间有时候很紧,渐渐地也不去外面吃了。

郝眉想到这里,有气无力地趴在办公桌上,长叹一口气,“好想要个会烧菜的对象呀!”

“得了吧你!”于半珊随手拿文件夹敲了一下郝眉的头,“咱们这天天跟熬鹰似的,起早贪黑,吃了上顿没下顿,哪有时间处对象?你看,今天又是值夜班,这岂不是得找个猫头鹰才靠谱?”

“去去去,你才找猫头鹰,”郝眉一头砸在桌面上,十分有节奏感地用手敲击起桌面来,“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

“别嚎了!急诊室送来一个病人,车祸,大出血!快去准备!”丘永侯一把推开门,冲着办公室里的人大吼。

一瞬间,办公室里的人就丢掉了懒散的模样,拎着白大褂就跑了出去。

等到“手术中”的那个红灯熄灭下去,郝眉一脸惨白地走出了手术室,看着手术室外哭的天昏地暗的家属,他的手止不住颤抖。

“医生!医生!我老公怎么样了!”一个中年妇女一把就抓住了郝眉的袖子,力道之大,郝眉估计已经青紫了。

“呼——”郝眉深呼吸了一口气,才开口说到,“我很抱歉,病人失血过多,抢救无效。”

“天啦!”妇人尖叫一声,受不了刺激,力竭昏了过去,一时间,手术室外一阵手忙脚乱。

“我很抱歉。”郝眉愣愣地盯着自己胸口的血渍,一时也找不出其他的言语。

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郝眉和同事折腾了大半夜才回到休息室,对于今天的这场手术,大家都感到异常的压抑,都是一言不发地坐着。

到了天明,太阳都东升了,郝眉愣是一宿没睡,他看了看挂钟,上午九点,到了他下班时间,这才浑浑噩噩地收拾起东西,准备回家。

才刚走到休息室门口,就听见外面一阵嘈杂的人声,伴随着叮叮当当的背景音,郝眉探出头去,就看到那个妇女纠集着一群人冲了进来——

“庸医!”

“你们要负责!”

“就是!你们医院怎么连这么个小手术都做不好!”

郝眉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下炸开了,他扶了一下额头,张嘴试了几下,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很抱歉,但是我们已经尽力了。”

“道歉有什么用!人都没了!”

妇人越说越气,三步并作两步就冲到了郝眉面前,抡起巴掌就准备拍下去。

郝眉见状,准备闭上眼挨这一下,不过掌风到了脸颊边就停了下来,郝眉微微睁开眼,才发现是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抓住了妇人的手。

“女士,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交通事故还是交给交警吧,医生也尽力而为了。”男人的声音很低沉,但是威严十足。

“啊!打人啦!你们看医生打人啦!”妇人却像是听不进去似的,一看黑衣男人抓住了自己的手,反而自己跌坐在地上开始耍横。

郝眉心里也是一阵无奈,敢情是碰上医闹了,但是没办法,这种事在医生的职业生涯里总会遇到几个,他往前走了一下,准备弯腰去安慰那个妇人。

就在郝眉准备伸手拉住妇人的手时,跟她一起来的几个人立刻围住了他,郝眉眼角一抽,好嘛,遇到难缠的了。

正在郝眉寻思怎么从这个包围圈里跑出去,那个黑衣男人就自己挤到了郝眉的身前,他比郝眉高一些,刚刚好将郝眉挡在身后。

后来的事就有些脱离控制了,那几个人伸手就要抓郝眉,不过那个黑衣男人是个眼疾手快的,一把将郝眉抱在了怀里。

郝眉只记得在警察来之前,他一直都在喊“别打了”,等到警察来问他话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哑了。

等问完了话,郝眉估摸着已经过了中午,一想到自己没吃早餐,现在午饭也没有着落,顿时没了力气,他这命,苦哇!

“郝医生。”

“啊?”郝眉一惊,心想不会又是那家人吧,硬着脖子回头,才发现是那个穿着黑色西装三件套的男人。

男人身姿挺拔,一身黑西装把他的身材线条衬托得刚刚好, 虽然剃了个寸头,但是配上那星眸剑眉,整个人看上去严肃又冷峻。

“哦!是你!”郝眉一拍脑门,他记得这人,是他接诊过的一个病人,“上次就是我给你做的阑尾切除手术,你叫柯……柯什么来着?”

“对,我去医院复查,刚好就看到你被堵在那里,”男人伸出一只手,“叫我KO就好。”

“啊,不好意思,我总是记脸记不住人名,”郝眉握住那只手礼节性地摇了三下,发现这只手骨节分明,很有力道,“我是郝眉。”

“我知道。”KO松手时状似不经意间捏了一下郝眉的手指头。

“今天谢谢你了。”郝眉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忽然觉得之前的抑郁一扫而空,笑了起来。

“举手之劳而已。”

郝眉刚想说什么,一声不和谐的声音从郝眉那里传了出来。

“咕——”

“呃……”郝眉一把捂住自己的肚子,暗骂自己的肚子这么不争气,打了个哈哈,“那个,哈,我今天还没吃饭。”

“没事,我请你吃饭吧。”KO侧了一下头,郝眉明显看到了他眼里的笑意。

“那怎么行?这多不好意思啊……”郝眉赶忙摆了摆手,可惜的是自己肚子唱起了空城计,直惹得他脸上发热。

“去吧,我知道这附近有家好吃的店。”KO勾起了嘴角,语气诚恳。

“好……好吧,”郝眉看到那个笑容呆了呆,脱口而出,“别说,你还挺帅的。”

“谢谢。”KO拉开了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郝眉二话没说就钻进了车里,他坐在后座上拍了拍自己红透的脸,嗯,一定是睡眠不足又没有吃饭的锅。

殊不知这些小动作全被KO看在了眼里。

TBC

开头那段医生们吃饭的闲谈是真事改编的,只不过当事人是几个法医,但是没有被店主赶出去啦。

明明猫化的坑我才刚开,结果又出一坑,救命!K莫有毒!

不想说还有一个脑洞正在成形,沉迷K莫,感觉身体被掏空。

评论 ( 13 )
热度 ( 238 )

© 叫我娄哥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